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谍涯无痕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封官许愿

第六百六十三章 封官许愿

        范军诚惶诚恐地离开之后,丁默村非常兴奋。

        降服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虾米并不值得兴奋,让他兴奋的是,终于有一个可以在行动大队这块铁板上打开一条缝的机会了。

        在特工部所有二级单位中,除了行动大队不在自己掌握之中,情报科科长唐惠明属于骑墙派,其它都是自己的人在掌握。

        自从林之江、何天木出事之后,行动大队彻底失去控制,成了李士群的私人领地,丁默村想插手也插不去。

        尤其何天木死后,一队队长出缺,丁默村提了一个方案,让二队队长杨杰转任一队队长,自己的文字秘书潘家禹去任二队队长。

        李士群同意让杨杰转任一队队长,但对于潘家禹担任二队队长一职死活不同意,理由是潘家禹太文气,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二队队长这么重要的角色他承担不起来。

        同时,李士群提议二队副队长黄松群转正,说他是老行动队员,经验丰富,各方面素质完全胜任二队队长一职。

        他这个提议,同样遭到了丁默村的否决——我的提议不行,你的提议就能行?

        李士群比较强势,丁默村软一些,但他却是一把手,掌握着人事大权。在这个问题上,二人互不相让,于是就形成了僵局,一队队长的人选就这么一直空着。

        范军提供的消息让丁默村一下看到了打败李士群的希望。

        林明和张劲庐的关系,丁默村自然有所耳闻,但范军的推论他是不相信的。

        因为张劲庐如果是地下党,别说夏耕,就是尹力你也未必能抓到。

        同时,他对于林明的怀疑,也没有一点道理。

        林明是什么人?那可是大富商,地下党会有这样的人物?如果有这样的人物,还会缺吃少穿?他的经济实力,装备一个军那是绰绰有余的。

        按地下党的理论,这是不同的阶层嘛,根本不可能。

        那他为什么会在那个敏感节点出现在敏感之地?这个疑点单纯用“捉奸”二字解释可有点牵强。

        除非他是军统的谍报人员。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倒是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

        第一,林明的富商身份虽然不可能是地下党,但不排除国党的可能性;

        第二,现在国共合作,在这个背景下,林明以军统人员的身份提醒夏耕,是解释得过去的。同时,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林明也仅是提醒一下,而没有进一步的解救措施,致使夏耕落网。

        丁默村认为,这个推论才是最合理的。

        如果自己的推论正确,那么就一定能抓到林明的痛脚,只要抓到林明的痛脚,那么张劲庐、吴四宝甚至李士群就一定会受到株连,到那时,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大权独揽了吗?

        ……

        兴奋之余,丁默村在想到具体执行人员时,又有些踌躇

        为什么?

        因为他手头可用之人不多。

        特工部能搞情报的,除了行动大队,也就只有情报科了。可情报科科长唐惠明却不是自己的亲信,机要科科长傅也文、总务室主任覃景贤倒是亲信,但不能让他俩出马吧?

        怎么办呢?

        丁默村站起来,背着手在屋里缓缓走动,思考了一会儿,感觉还是得用唐惠明。

        唐惠明虽然不是自己的亲信,但也不是李士群的亲信。

        只要不是李士群的亲信,就可用。况且,唐惠明看似油滑,实则非常聪明,只要他能抓到林明的半点证据,就一定知道下一步该向哪边靠了。

        有些事不用说很明白,尤其对于聪明人更是如此。

        想到这里,丁默村按了一下呼叫按钮,潘家禹进来。

        “主任,有何吩咐?”潘家禹恭敬地问道。

        “请唐惠明、傅也文来一下。”丁默村吩咐道。

        “是。”潘家禹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很快,唐、傅二人联袂而来。

        “来来来,惠明,也文,坐坐坐。”丁默村笑着站起来,一伸手,示意二人到沙发上坐下。

        唐、傅二人站在原地没动,等丁默村居中坐下,二人才分左右坐到两侧沙发上。

        潘家禹很有眼色地给二位科长沏上茶,端到二人面前。

        “惠明啊,最近忙什么呢?”丁默村笑着问道。

        “谢谢主任关心,卑职没怎么忙,都是些小案子。”唐惠明小心翼翼地回道。

        “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昨天还跟影佐太君夸奖你来呢。”丁默村道。

        “谢谢主任,卑职才疏学浅,入职以来,几无建树,愧对主任谬赞。”唐惠明恭敬地回道。

        丁默村摆摆手,道:“不必过歉。日本人很快就会成立一个全部由中国人组成的社会福利委员会,影佐太君有意由我兼任主任一职,我向影佐太君推荐你为副主任人选之一。”

        说完这句话,丁默村意味深长地看着唐惠明。

        唐惠明自然不傻,知道这是等自己的态度呢,连忙站起来打了个立正:“谢谢主任提携!”

        丁默村见他只是道了声谢而已,没有表忠心,知道这老油条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现在还心存疑忌,连忙说道:“不要客气,坐下。”

        唐惠明坐下后,丁默村喝了口茶,道:“你的能力是够,可是至今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劳啊,这是你的软肋。听说有好多人在争这个副主任职位,惠明,近期可要拿出点行动来啊,别让我在日本人面前丢了面子。”

        “是。主任,卑职一定用心,不负主任栽培。”唐惠明道。

        丁默村看了一眼傅也文,傅也文会意,随即接话道:“主任,不是老唐不用心,他也有难处啊。现在部里所有资源都向行动大队那边倾斜,那边有情报也不跟情报科共享,老唐也是难啊。是不是啊,老唐?”

        唐惠明尴尬地一笑,道:“这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卑职能力不够,运气欠佳。”

        “惠明,现在我手头上就有一个案子,我想交给你去办。你如果把这个案子办好了,我保证给你记头功,到时携功请赏,福利委员会副主任的头衔就手到擒来了。不知道惠明有没有信心办好?”丁默村问道。

        “主任,什么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