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丐世奇侠在线阅读 - 二百一十一章:冤有头债有主

二百一十一章:冤有头债有主

        既然探查清楚敌情,事不宜迟,任自强当即下达作战计划:“我和陈三去村口以防有敌人逃窜,三水,打麦场上鬼子和二狗子就交给你们神枪手负责。”

        说到这儿他迟疑了一下又补充道:“三水,你带领十二个神枪手专门盯住那帮鬼子打,记住,打鬼子胳膊关节就好,别往要害上打,我想留活口。”

        之所以如此下令,是任自强不想让鬼子就这么干脆利索的去死,那太便宜鬼子。他委实被鬼子的残暴下作的手段给气着了,也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好祸祸鬼子一番再让鬼子去死。否则,难消心中那股恶气。

        “老板,您放心,有了这把枪,您指哪儿我打哪儿。”刘三水信心十足的拍拍怀中带瞄准镜的步枪道。

        “嗯,我相信你们的本事。”任自强点点头继续道:“不过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你们发现事不可为可以自主选择击毙鬼子。”

        “明白。”众神抢手点头道。

        “二狗子由剩下的七位队员负责,不能让他们逃出打麦场范围,他们的死活不论。”说完后任自强伸出胳膊:“好,现在我们对对时间,十分钟后你们准时发起战斗。”

        “出发!”等对完表后,他一摆手带着陈三率先钻进青纱帐,刘三水等人也如水银泻地般消失在青纱帐中,向各自预先侦查好的位置潜行而去。

        说实在的,屯子里鬼子加二狗子总共才四十号人,凭借刘三水等二十一位神枪手的枪法,要不是因为任自强恶趣味的要求,一人最多打两枪就可以把敌人一网打尽。

        因此,任自强和陈三压根就没出手的打算,两人人手一只望远镜,调好焦距,趴在村口山坡上好整以暇的看热闹。

        时间一到,就听‘砰’的一排几乎同时响起的枪声,望远镜镜头里清晰看到正在胡吃海塞的鬼子兵们身形齐齐一个趔趄,右肩关节处纷纷窜出一朵血花。

        众所周知,人大都习惯右手,废了鬼子右肩他就拿不起枪,更何谈还手之力呢?

        同时,正在练习刺杀的一排二狗子兵脑袋都被掀飞半个,齐刷刷仰面倒地。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关东军,稍一愣神就捂住伤口熟练的做出战术躲避动作,边翻滚边声嘶力竭高喊:“敌袭,有敌袭!”

        可惜,鬼子们压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帮相当于狙击手的枪手。

        任自强前世看过一次事关狙击手的综艺节目,叫《挑战不可能》,还是‘小撒’主持的。

        小撒曾向节目中的狙击手提出一个问题:“假如敌人在战场上做出S形战术躲避动作(也叫蛇形走位),咱们的狙击手还能打中目标吗?”

        任自强记得狙击手好像带点不屑一顾且很是信心十足的回答:“只要敌人暴露在狙击手的枪口下,无论他做出什么战术躲避动作都是无用功!”

        狙击手说得很对,就如同打麦场上无遮无掩的十三个鬼子兵,他们第一个战术躲避动作刚完成,还不等做出第二个,就听‘砰’的一声巨响,第二排枪声响起。

        “哎唷!”顿时,十三个鬼子兵齐齐发出一声惨叫,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无他,第二枪打在鬼子左肩关节处,使他们上半身彻底失去支撑之力。

        至于二鬼子的临战反应速度差远了,还傻愣愣呆立当场。直到第二排枪响又放倒七个二狗子,其他二狗子才惊慌失措的卧倒或四散躲避。

        两排枪响过后,刘三水等人的枪声开始变得参差不齐。对鬼子的折磨还没结束,现在开始瞄准他们的两腿膝关节打。

        二狗子呢,他们是谁跑得快打谁。趴在地上的二狗子有脑子灵光的,这时都开始哭爹叫娘:“爷爷,别打了,饶命啊!我投降,我投降.....!”

        想投降活命?别说窗户连门都没有。反正老大没交代留二狗子活口,何况是一帮为虎作伥之辈,刚才二狗子的恶行都落在刘三水等人的眼中,不杀他们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他们丝毫不为所动,逃跑的二狗子被一一射杀,趴在地上把枪扔到一边的也被一一点名。

        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很快,从枪声响起也就不到一分钟功夫,枪声全部停止。

        鬼子哀嚎连天在打麦场上像豆虫一般无力的翻滚、蠕动,二狗子们则像死狗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哈哈......!打得真痛快!”陈三大笑道。

        “嗯,不错,三水他们可以出师了!”任自强笑着站起来,向刘三水他们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示意他们出来,然后拍拍陈三:“走,咱们下去。”

        当鬼子看到从房顶、草丛里突然冒出二十来位身披茅草、端着碎布缠绕怪里怪气的枪、不发一言像野人一般的人时,一时都吓呆了,忘记了痛楚。

        也是,像‘吉利服’这种伪装装备,虽说实战于一战,普及于二战,不过估计当下一般的鬼子兵也很少亲眼目睹。

        等走到里鬼子三十米处,任自强向队员们做了个止步的手势。他深知现在的小鬼子兵大都是死硬分子,让他们束手投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他看到鬼子兵身上虽没有枪,但腰间手.雷并没解除。要是万一遗漏某个有还手之力的鬼子,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突然间引爆手.雷,那可就阴沟里翻船,丢人丢大发了。

        这时,一个看军衔是鬼子曹长倒驴不倒架,依然色荏厉茬用鬼子话叫嚣:“八嘎呀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和大日苯皇军做对?”

        靠!任自强一时之间都无语了,这鬼子真特玛是个怪胎,到现在还不知所谓当装逼犯呢?也不知谁给他们这么大勇气,还大日苯皇军,我去尼玛的小鬼子。

        陈三他们其他的鬼子话听不懂,但‘八嘎呀路’的意思还是明白的。

        陈三一下火了:“强哥,苟日的小鬼子到这个份上还敢骂人,看我不好好教训他。”说着话挽起袖子就要上去揍鬼子曹长。

        “回来,你着什么急?”任自强一把拉住他,接着来了个现场教学:“你们以后都记住,只要鬼子还有一口气,你们就不能等闲视之.......。”

        他没理会鬼子的叫嚣,巴拉巴拉给队员们讲解了一番鬼子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和临死也要反咬一口的武士道精神。

        完后交代道:“你们解除鬼子装备时都小心点,一定要确保没有危险再和他们好好玩玩。记住,别一下玩死了,等屯子里的老乡们回来也让他们过过瘾。”

        “明白!”众人答应一声后分成两人一组,一人端枪戒备,一人上去解除鬼子身上装备。非但如此,他们顺手还把鬼子的衣服撕吧撕吧扒了个干净。

        鬼子手脚关节都废了,压根无力反抗,只好羞慌惊恐的逞口舌之力,“八嘎八嘎”个没完。

        队员们嫌鬼子嘴巴不干不净吵闹不止,索性用骚臭的‘兜裆布’塞住他们的嘴,这下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现在队员们都学会任自强折磨敌人的手段,即‘碎骨大法’,那学得叫一个形神兼备。连表情都一样一样的,面沉如水、不苟言笑,不为所动,闷头就一个字,“干”!

        不过他们可没本事用手捏碎鬼子的骨头,只能借助外物。于是找来一些石头、木棒,“哐哐哐”对着鬼子脚趾手指一个骨节接着一个骨节狠砸。

        一截,两节.....,一根,两根......。鬼子疼得死去活来,身上的汗水冒的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和血水混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很快成为一只泥猴。

        鬼子也不硬气了,开始怂了,他们无法张口讨饶,目光中不再有虚张声势的狠厉,满是恐惧、摇尾乞怜之色。

        任自强的目光中则满是轻蔑与戏谑,心道,你们小鬼子不是拿我们华夏人不当人看,随意欺辱、虐杀吗?

        今天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滋味如何?你们是不是后悔生到这个世上,后悔踏上华夏的土地?呵呵,苟日的小鬼子,这只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等老乡们回来你们就等着享受最后的大餐吧?

        绑在木杆上七位年轻后生的遗体任自强没有安排人收殓,依旧原封不动摆在那里,他要让李家屯活着的乡亲们好好看看。

        虽然此举不啻于在李家屯乡亲们原本痛彻心扉的伤口上撒把盐,但为了他的目的也在所不惜。

        这些年轻后生无疑是他们的血肉至亲,这也意味着李家屯老百姓和鬼子之间已经有了无法调和的血海深仇。

        这不是他不近人情,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的目的首先是要让乡亲们彻底认清鬼子的真面目,鬼子是毫无人性的强盗,是连畜生也不如的玩意儿,这就是他们现在和以后面对的血淋淋的现实。

        其次是要激发起李家屯乡亲们残存的血性和抗争意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明摆着已经把李家屯老百姓逼上梁山,即使他们不想和鬼子拼命想苟且偷生,结果不外乎也是死。

        显而易见,任自强一行人在李家屯一下打死了这么多鬼子和二狗子,以鬼子睚眦必报和习惯迁怒的尿性,鬼子势必会不停追杀任自强等人,而且也不会放过李家屯的老百姓,因为他们在鬼子眼里已经成了从犯。

        所以,李家屯活着的人要为亲人报仇雪恨,还要生存下去,除了拿起武器和鬼子抗争之外别无他途。

        毕竟任自强能救他们一时救不了一世,何况现实不充许他带着一帮老弱妇孺在鬼子腹地折腾。

        三千里白山黑水,像李家屯这样沦落在鬼子铁蹄下的老百姓多了去了,如果他抱有妇人之仁、普济众生的想法,见一个救一个,累死他也搞不定。

        再说他也没打算在李家屯再开辟一个和鬼子抗争的基地,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他们武装起来,短时间再传授他们一些和鬼子斗争的游击战术。

        然后任自强最多在外围制造一些混乱,迷惑吸引一下鬼子视线,为李家屯老百姓争取一段撤离、适应时间还是能做到的。

        任自强对此没想的辣么复杂,此举就相当于他顺手丢了一个火种,至于火种以后是生是灭全靠李家屯乡亲们自己发挥。

        他不求李家屯的老百姓抗击鬼子的斗争多么轰轰烈烈,哪怕他们能杀死一个鬼子而没有引颈受戮,他认为这都是值得的。

        同理,任自强之所以留鬼子活口给乡亲们以报仇雪恨的机会,也是出于这个念头。鬼子你们都杀了,你们还有回头路可走吗?

        果不其然,当周青带着李家屯的乡亲们押着二狗子俘虏回来,一并抬回来的还有乡亲们的尸体。

        原本回来的路上就红了眼的乡亲们再看到屯里年轻后生被鬼子虐杀的惨状,满腔的悲愤再也压抑不住。

        就像一点小火星落在一桶装满汽油的油桶里,顷刻间燃起熊熊烈焰。

        任自强也就轻飘飘向鬼子兵们一指:“冤有头债有主,杀害你们亲人的鬼子就在你们眼前,我把这帮小鬼子交给你们了,是杀了他们替你们的亲人报仇,还是放了他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杀了鬼子给小锁报仇!”

        “小鬼子不是人,要他们以命抵命!”

        ........

        话音刚落,李家屯的老百姓除了几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没动外,其他人就像发疯一般,悲号着,呼啦啦扑向十三个苟延残喘的鬼子。

        他们对鬼子拳打脚踢,手撕牙咬,一支烟功夫硬生生把十三个鬼子兵揍的只有出得气没有进的气,眼看已没有人形。

        “老乡们,拿刀砍小鬼子,小鬼子最怕砍头!”任自强适时递过去一把刺刀。

        李家屯的老百姓有刀在手那叫一个狠,把小鬼子砍头不算还挖心,直接把还剩一口气的鬼子吓得屎尿横流,有的甚至吓死了。

        非但如此,在安葬完被鬼子杀死的李家屯老百姓的遗体后,任自强一鼓作气又授意李家屯活着人处死全部二狗子俘虏,以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

        这帮认贼作父有奶便是娘的二狗子们,他可没有杀俘不祥的妇人之仁心思,这样的人死一个鬼子就少一个帮凶。

        当然,这回是教会李家屯乡亲们用枪打死二狗子俘虏的。万幸的是,李家屯老百姓长年累月生活在深山密林中,以打猎为生,简单指点一下差不多都会使用枪械。

        由此看来,任自强的盘算可以说是基本成功,起码李家屯的老百姓有血性,敢于杀鬼子和二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