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神相鬼医在线阅读 - 第两千二百二十二章 单纯?

第两千二百二十二章 单纯?

        第两千二百二十二章    单纯?

        六个小时之后,两人准时抵达了色勒镇,在这个过程中,三人又遇到了5拨类似于络腮胡男子他们那样的持枪团伙。

        不过,当张凡在他们面前亮出雄鹰战团的腰牌时,他们的表现与络腮胡男子的表现都大同小异。

        车子停在隆泰茶馆门口,张凡和李松从车上下来。

        周围的环境跟国内普通的农村小镇差不多,只不过路上几乎没有轿车,除了摩托车之外,路上行驶的四轮车都是军用吉普。

        这里的自然环境虽然很好,但是人文环境要差的远,大量的垃圾堆在公路上,威风吹动,一股股恶臭钻入鼻孔中。

        “张先生,我父亲说,他在888房间等咱们。”

        李松看了一眼手机后,对张凡道。

        “那咱们走吧。”

        张凡应了一声。

        张凡看到了李松眼神中的期待,李松的这种心情,张凡是理解的。

        进入茶馆之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之下,两人进入了888房间。

        见到两人进门,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满脸笑容的站起身来。

        虽然他的穿着发生了变化,可张凡和李松一眼便将他认了出来,此人就是小花给他看的那个李景升,也就是色勒镇的地下老大。

        “小松,快……快坐。”

        李景升的脸上尽是激动。

        看到李景升热切的样子,李也是微微有些动容,心中五味杂成,有欣喜,也有些愤怒,更是有些惶恐不安。

        “这……这位是我的朋友,张凡,张先生,这次多亏了张先生,我才能如此顺利的到这里。”

        李松跟李景升介绍了一下。

        如果没有小花看在张凡面子上给的那块腰牌,对付这一路上的人不知要耗费李松多长时间。

        即便他自己坐飞机单独前来,不去黄青云父亲所在的地方,也没有直接到金三角飞机,他降落到三个国家中某个大都市后,也要舟车劳顿的赶过来,途中也将无比凶险。

        “张先生,快坐,谢谢您一路对小松的照顾。”

        李景升对着张凡微微抱了抱拳。

        “客气了,我跟老李是朋友。”

        张凡笑了笑,然后坐了下来。

        “小松啊,爸爸对不起你。”

        李景升看着李松,一脸歉疚的道,“你小时候,爸爸犯了罪,只好将你抛弃,逃了出来,这两年,爸爸在这里混出了一些名堂,想把你接过来,弥补一下我对你的亏欠,希望你能理解爸爸。”

        李景升看向张凡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真挚。

        李松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酸涩,小时候那吃苦受罪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划过,委屈油然而生,他的眼圈不由得微微泛红。

        “张先生,跟我去趟厕所吧?”

        李松看着张凡道。

        张凡轻轻点头。

        在李景升错愕的目光之下,张凡和李松出了房间,李景升也不好追出来,抬了抬手后,没再说话。

        两人进入厕所之后,李松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鼻子之后道:“张先生,从面相上来看,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综合你们两人的面相来看,他是你亲生父亲。”

        张凡回答道,这也是张凡通过两人面相多处比对得出的结论。

        得到了张凡的肯定,李松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喜色,他下意识连点了几下头。

        虽然李松的父亲从未尽过当父亲的责任,但是作为从小就是孤儿,渴望亲情的他,猛的多了这么一个亲人,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

        激动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对他父亲的怨恨,他父亲将他抛弃,才让他受了那么多苦,只见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怒意。

        “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松继续问道。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插一句,你父亲不止你这一个儿子,算上你,一共六个。”

        张凡道。

        听到这话,李松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短暂的沉寂了一会儿之后,李松轻声呢喃了一句,“他有这么多儿子,还找我做什么,真的是为了弥补当年对我的亏欠?”

        张凡看了一眼李松,没有接话,这个时候他说什么也不合适,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你父亲身上有不少人命。”

        张凡开口道,“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方,没有人命在身也不现实。”

        张凡这话只能点到为止,人家的家事他不好做过多的评论,一切事情都要李松自己来衡量。

        李松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道:“张先生,谢谢您。”

        李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跟张凡一起回了888房间。

        李景升再次热情的将两人招待坐下。

        “算上我,你一共有六个儿子?”

        坐下之后,李松突然开口问道。

        李景升先是一怔,他下意识看了看张凡,干笑了一声后,道:“对,是有六个儿子。”

        “你都有这么多儿子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还找我干什么?”

        李松不冷不热的道。

        “我想补偿你啊!这六个儿子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李景升道。

        “补偿就不用了,今天咱们父子也就算相认了,喝完茶,我就和张先生回去了,以后,咱们就当亲戚走动,一年或者两年后,我再来看你。”

        李松看了一眼李景生。

        “别这么着急走啊,在这多待两天,我好好招待……”李景升连忙挽留道。

        “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说了。”

        李松直接打断了李景升的话。

        张凡知道李松这样做的目的,他是想验证一下他父亲找他与他相认的目的是否单纯。

        如果他父亲与他相认的目的单纯,只是单纯的想挽回父子关系,在他态度如此强硬的情况下,他父亲必然不会再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是给李松一个自由的空间。

        毕竟,他没有做到尽父亲的责任,亏欠李松太多,根本没有资格控制李松,他只能等以后慢慢开导李松,争取做到一些弥补。

        可目的不单纯的话,那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李景升的眉头一蹙,挑眉看了一眼李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