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在线阅读 - 第249章 凤白泠,你看愿当我的侍妾

第249章 凤白泠,你看愿当我的侍妾

        “那永业帝身体不适,是否是因为中了情蛊的缘故?”

        凤白泠回忆着永业帝当晚的反应。

        “中了情蛊后,平时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有蛊发时,才会心性大乱。永业帝看上去,并不像是中了情蛊。不过,在皇宫种植情兰的人目的为何,那就不好说了。也许,有人在养蛊。”

        李慕北坦言道。

        “情蛊之事,除了李公子你之外,还有多少人知道?”

        凤白泠再问道。

        “知情的人不多,我家族知情的人,大概就有十余人。我这次来大楚,也是为了追踪情兰种子失窃之事,情兰是我先祖培育出来的,因能化为情蛊,所以家族中一直只少数人能接触,绝不会外传。大概二十多年前,曾经发生过一起种子丢失的事,这次丢失,家族就让我来追查此事。若是确定情兰种子是大楚皇室所偷,我会上报家族,会有人来处理此事。”

        李慕北已经肯定,情兰种子失窃之事,和大楚有关。

        只是还无法确定,是大楚皇宫中何人所为。

        “李公子,可否将此事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一月之内,帮你查明偷种子的人。但这个月内,你不能声张,以免打草惊蛇。”

        按照龙婆所说,对方想要的是双色兰,他(她)必须动用木之圣印,才能培育出罕见的双色兰。

        皇宫里的情兰快开花了,要动手,只能是这几日。

        “此时交给凤郡主,李某很放心。还有一事,想来凤郡主还不知情。前几日,你外出时,凤展连曾经到过郡主府。”

        许是因为东方莲华的缘故,李慕北爱屋及乌,对凤白泠很是欣赏,将凤展连来威胁的事,告诉了凤白泠。

        凤白泠听罢,很是恼火。

        凤展连也当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难怪娘亲这几日,总是欲言又止,似有什么心事。

        凤白泠只当是因为凤洛尘的事,没想到,凤展连夏荷宴后,还敢来惹事,看样子,让他身败名裂还不够。

        这种人,只有和他彻底断绝关系,才能让他死心。

        “凤郡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凤展连这种人,枉为人父。”

        李慕北意味深长道,那时若不是有凤小鲤和东方莲华在,他早就一箭射穿凤展连的脑袋了。

        “多谢李公子提醒。”

        凤白泠若有所思起来。

        凤白泠与李慕北分开,上了马车,准备前往毓秀院,就见一辆车轮马车从郡主府的马车边擦身而过。

        车窗边,纳兰湮儿那张清秀雅丽的脸一闪而过。

        她睨了眼凤白泠,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一日,凤白泠先上了骑射课,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东方离今日出现在她面前的频率有些过高了。

        明霞郡主没有再来毓秀院,听说是染了病,需要静养几个月。

        东方离和她的婚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课后,凤白泠赶着去望月阁听南秀夫人上课。

        南秀夫人的课程虽然很繁重,可内容也很吸引凤白泠,她吸收了大量那一世未曾接触过的新知识,可算是如鱼得水。

        刚要把马牵回马厩,前路就被东方离拦住了。

        “凤白泠,我有话与你说。”

        东方离昨夜回去后,耳边一直回荡着凤白泠的那一首诗。

        他思来想去,觉得凤白泠那首诗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七皇子,我们没什么可聊的。”

        凤白泠蹙了蹙眉,她与东方离从宗人府那时开始,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若是还有什么,那也是仇恨。

        因为东方离和凤香雪的算计,她才会被人毁了清白,凤小鲤才会一出生就没了父亲,被人骂是野种。

        “你不要在那假装了,我知道你对我用情很深,暗示我‘花开堪折时不折”,你对我还心存幻想,看你这么痴情的份上,你可以去求父皇退了你和独孤鹜的婚事,和香雪、若颜一样伺候我。不过你已经失了清白,又有了女儿,侧妃你是不配了,我可以许你一个侍妾之位。”

        东方离趾高气扬道。

        东方默笙说他眼“瞎”,他也承认。

        他以前可没发现凤白泠还有些才华,况且她如今也不像是以前那么痴肥,除了那张脸之外,也算是身姿窈窕,肌肤若雪,灯一吹,他也勉勉强强能接受。

        凤白泠脚步一顿,慢慢转过身来。

        “侍妾?”

        “就是侍妾。还有,凤小鲤是野种,我不能让她留在你身边丢我的脸,你嫁给我后,得把她送到庵堂里去。”

        东方离说完,凤白泠冲着他眨了眨眼,一副娇羞的模样。

        那双眸子恍若两汪春水,别说,还真是别有一番风情,那嗓音也是清脆悦耳,犹如轻轻摇动的铃铛。

        东方离看得心头一漾。

        “七皇子,你说得不错,我的确是对你念念不忘。”

        凤白泠轻轻一笑,可说时迟那时快,她手中的马鞭一挥,朝着东方离的脸上抽去。

        东方离一惊,伸手就去抓凤白泠的马鞭。

        可他的两膝的穴道一麻,忽的剧疼袭来,他哪知道,凤白泠的马鞭只是虚晃一招,暗中的两枚水箭才是正招。

        东方离扑通一声跪在了一堆堆马粪间,他刚要开口训斥凤白泠。

        头皮一阵发麻,就见凤白泠抓住他的发髻,把他那张怎么看怎么讨厌的脸,摔在了马粪里。

        “我念念不忘让你去死!”

        东方离嘴里鼻子里眼睛里,全都是一片恶臭,他张口想要骂,可一张口,嘴里塞得更满了。

        待到东方离被人抬出马厩时,他又气又怒。

        “凤白泠,嫁给独孤鹜那个残废,你一定会后悔的!”

        东方离心中又嘀咕道。

        “老九出的什么馊主意,说是只要答应让凤白泠当侍妾,凤白泠一定会回心转意。”

        凤白泠一脸的晦气,走向望月阁。

        待到凤白泠走远了,就见湖畔边,有一人慢慢踱了出来。

        他目光深沉,眼底的血痣娇艳欲滴……没弄错的话,方才,他感受到了水之圣印的波动。

        虽然只是一瞬……水之圣印,在凤白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