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家教之日常任务有点多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过度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过度

        当安言醒来,已经是一周后了。

        他昏迷的这一周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根据从意大利回来的迪诺所说。

        瓦利亚从并盛中学离开后,并没有逃离,而是回到了瓦利亚总部,等待彭格列惩罚到来。

        九代目也从昏迷中醒转,醒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联系纲吉,据说是请求纲吉将对xanxus的处置,交给他与沢田家光负责。

        还有就是并盛中学因为建筑老化,开始翻修的缘故,阿纲他们这些天提前开始了放假。

        当然,真正的理由是校园正在重建。

        但知道详情的人很少,毕竟学校一直被幻术所覆盖,在普通人眼里并盛中学和往常并没有区别。

        值得一提的是……

        曾经黑耀战中与纲吉一战的兰奇亚,在也赶来帮忙了,虽说他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不过,这些跟安言没什么关系。

        因为从昏迷中醒来,只在医院接受了几天波莉无微不至的照顾,刚刚恢复行动能力,在病床上玩游戏机的安言,便被风给拎走了。

        更严格的说……

        是在安言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风拽着腿硬生生给拖出了医院。

        回去以后,当从里包恩口中得知战斗的经过后,风师父这些天就一直黑着脸。

        至于阿纲……

        这些天则是找了一大堆的理由,想尽一切办法要将指环与彭格列首领的位置交给安言。

        结果毫无疑问。

        安言直接将其连同指环一同丢出了病房。

        毕竟……

        在与斯佩多的战斗中,他就已经拒绝了彭格列指环。

        否则,以彭格列指环的能力,完全可以让他的实力提升到b级来与斯佩多抗衡,而不是以那种强行激发火炎,融入自身的方式来与斯佩多同归于尽。

        如果不是彭格列指环在最后关头发挥了调和的特性,帮助安言维持了生机,他当时可能已经死了。

        ……

        “所以阿言又去修行了吗?”

        山本武坐在纲吉面前,赞叹道:“他还真是有够努力的。”

        努力吗?

        纲吉嘴角微微一抽,脑海中浮现出安言被拖出医院时,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还有不断求饶的话语,纲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果然……

        彩虹之子的教导方式,都很有问题啊!!

        虽说自己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因为上次的战斗,里包恩这些天里一直在想尽方法的折磨自己。

        但相比自己那个身受重伤,却被硬生生拖出医院的弟弟来说,里包恩的教导居然让他感觉很温和。

        果然,幸福都是比出来的啊。

        “话说回来,十代目!”

        一旁的狱寺凖人,语气有些不爽的道:“学校那边好像快修理完成了,过几天也许就要开学了。”

        “这么快?”

        纲吉闻言一愣,当初学校的状况他可是很清楚,几乎被安言与斯佩多的战斗毁为一旦了。

        “哈哈哈,毕竟云雀这些天,可是一反常态的天天监督切尔贝罗机构的修理工作,不快才奇怪了。”山本武忍不住大笑出声。

        “……”纲吉。

        没记错的话……

        那天直到安言被抬上救护车,云雀学长都没有放下手中的浮萍拐,那模样就仿佛是在挣扎要不要趁机干掉安言。

        “不过,上次的战斗还真是危险啊。”狱寺凖人道:“听里包恩说,那个人好像是为了对付十代目而来的。十代目您放心,我狱寺凖人一定会时刻跟在您身边,保护您安全的!”

        “额……”

        纲吉急忙摆了摆手:“不用做到这种程度的,以后我们应该不会再经历那么危险的事了。”

        “不会再经历吗?哼,还真是天真啊。”

        里包恩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卧室门口,看着房间里的几人道:“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黑手党首领,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次如果不是安言提前做好了准备,你觉得自己能够活着在这里聊天吗?”

        “里包恩!”

        纲吉脸色顿时一白。

        “有时间在这里闲谈,还不赶快去锻炼。”里包恩一顿,戳了戳纲吉的脑袋,继续道:“当然,学习也不能拉下,现如今的时代,想要当好一个黑手党首领,脑子也是很有必要的!”

        “还修炼?”

        纲吉一脸不情愿的嘟囔道:“瓦利亚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用不着这么拼命的去锻炼了吧?劳逸结合啊,劳逸结合!”

        帽檐上的列恩化作手枪落到里包恩手里:“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永远‘逸’下去。”

        “……”

        纲吉在枪口的逼迫下,果断站了起来,转身就向着外面跑去。

        “十代目!!”

        狱寺一脸敬仰的看着纲吉:“连十代目都这么努力,那我也要去变的更强才行,只有这样才有资格以十代目的左右手自称啊。”

        “哈哈哈~~”

        山本武见状大笑出声,但双眸深处却是闪过了一抹坚定。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接连败给斯库瓦罗两次,还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其实不仅仅是纲吉……

        在指环争夺战结束后的这些天,所有人的修行都没有停下。

        云雀恭弥也没有例外,不过目地有些‘微妙’的不同,他完全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正面干掉安言而努力。

        看着几人,里包恩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有种预感……

        这种平静的生活,也许并不会持续多久。

        不对,与其说是预感,不如说是从安言身上看出了类似的迹象。

        从十年后回来以后,安言一直给人种很急迫的感觉,甚至连最喜欢的游戏都没有时间去玩,一门心思的在变强。

        能让安言这么急迫……

        已经足以说明,情况的严重性。

        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什么,但在情况发生前,他要尽可能的让纲吉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能应对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危机。

        ……

        于此同时。

        沢田家外,却是迎来了一位客人。

        严格来说也称不上是客人,而是一个躲藏在街角处,偷偷观察沢田家情况的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少年,少年有着一头显眼棕红色的短发,年龄大概与安言相仿。

        而在少年手中,则是紧紧握着一张纸条,稚嫩的脸上满是犹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