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双穿伉俪破凶案在线阅读 - 第147章 害人害己遭报应

第147章 害人害己遭报应

        雇凶撞人的事情明了了,虽然晋常在最初并不想治耿浩志于死地,但事实上他已经被阮三条撞死了。

        根据阮三条、孙梓淮和晋常在的交代,到目前为止,得到的全是口供,没有一件确凿的物证。

        关键点晋常在还没有交代出来。

        莫伟楠便问他,那1万块钱是如何支付给孙梓淮的?

        晋常在说是通过购买职工福利票,由公司账户划拨到了泡泡堂娱乐会所。

        闻听此言,莫伟楠心里一惊,一旁的砚司墨同样也很惊讶。

        当初砚司墨还曾问过莫伟楠,为什么不去公司财务查一查账目,而莫伟楠以化肥公司是国有企业账目比较规范为由,没有去查。

        这让他觉得自己疏忽大意了,太相信他们这些国有企业的领导了。

        而晋常在当初之所以敢说让莫伟楠去查,他就是把赌注下在了公司是国有企业账目规范,警方相信不会做假账的这一方面。

        见莫伟楠真的没去查账,他曾经是暗喜的,可是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他又不得不如实招供。

        莫伟楠和砚司墨马不停蹄去了化肥公司财务科。

        账本一翻,上面记载的可不止是1万块钱的洗浴票,连同歌舞娱乐消费里里外外将近5万块钱。晋常在自然也会实实在在地购买些福利票发放给职工的,否则的话他的1万块钱的票没法下账。

        这也是为什么在调查晋常在和孙梓淮个人账户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资金往来。原来他们已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偷摸摸从公户里走了。

        对于孙梓淮来说,泡泡堂娱乐会所他是总经理,会所里的钱自然由他支配,想取那1万块钱,随便找个名义便支出来了,在不在他的账户是一样的。

        可他以把事情搞砸了为由,迟迟没有把钱转给阮三条。他跟阮三条说的是等事办成了给他1万块钱,当然他会留下1万块钱归自己。

        而阮三条目前为止尚未得到一分钱,这也是他之所以说孙梓淮还欠他1万块钱的原因。

        没想到正是因为孙梓淮拖欠他不给他佣金,而导致阮三条心怀怨恨,再加上孙梓淮不捞他出局子,家里又没钱赎他,他的怨恨就更甚了,结果出现了狗咬狗的情况。

        阮三条的一通揭发,将孙梓淮的那些陈年旧事透露了出来,虽然到目前为止,莫伟楠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但却顺藤摸瓜,将耿浩志车祸一案从头至尾调查了个清楚。

        单就这一个案子,就够这仨人喝一壶的。

        关于孙梓淮其他的案子,在他性命都难保的压力下,很快便陆续招了,只因历时较久,涉案人员较多,比较琐碎,为了让莫伟楠腾出精力致力于命案,侯吉岭将审讯孙梓淮的其他案子交给刑侦二组了。

        接下来,便是整理耿浩志车祸一案的卷宗,上报案子。

        晋常在是当不成总经理了。这个事出了之后,县里的领导又一通忙活,马上去找郎占坡做思想工作,让他出任化肥公司总经理。

        郎占坡一番推辞之后便答应了,不过有言在先,明确表示希望组织尽快找到继任人员,他实在已无心再干下去。

        对于耿浩志一案,孙泰发更是大为光火。他直骂晋常在,没想到他被这个老同学给坑苦了,把他唯一的侄子带进了监狱,小命都不保。

        泡泡堂娱乐会所实际投资人是孙泰发,他不得不再寻找一位代理人替他经营。

        项杨梅得知案子已破,没想到竟是与耿浩志八竿子打不着的晋常在在幕后搞的鬼,知道自己冤枉了郎占坡,便买了些礼品,带着儿子前去赔礼道歉,并写了封致歉信,在当地报纸刊登。

        耿浩志和项杨梅都得到了郎占坡的谅解。

        自不必说,晋常在、孙梓淮、阮三条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

        孙梓淮的老婆在守了五年寡之后,留下十岁的儿子改嫁了。

        而阮三条的老婆,自从得知他犯了命案,当天晚上就跑到了别人床上,好在他们还没有孩子。

        前文提过,半年之后项杨梅和老张头喜结连理,共度余生。

        案子结束之后,莫伟楠觉得可以放松放松了,便以打算结婚为由打了报告,休几天假,准备婚前事宜。

        他跟砚司墨先去家具城转了一圈儿,相中了一套相对而言比较现代的家具组合,订下了。

        再到某装饰公司,请人去装修他的都市花园楼房。

        以前的旧家具虽然还非常完好,可毕竟过时了。

        不知砚司墨是故意还是在试探,说是又没有别人,那家具挺结实的,能用则用呗!

        莫伟楠当即否定,“婚房必须要有个婚房的样子,一定要给你换一套全新的家具。”

        而砚司墨把嘴一撇,“别弄错喽,那家具是你老丈人给我的嫁妆好不好?”

        穆伟楠嘿嘿一笑,“咱都是一家人了,谁掏钱不一样。”

        砚司墨给他一个白眼儿,“得了便宜还卖乖!”

        之后,两个人去民政局领了证。

        走出民政局的门口,莫伟楠搂住砚司墨的肩膀,冲着天上高喊一声。

        “从此以后,砚司墨小姐便是我名副其实的老婆了!”

        “你发什么神经呀?”

        砚司墨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可是她的左手已经快速地伸到莫伟楠的后腰上,那小钳子狠狠地拧了一把。

        随即莫伟楠吃痛,“啊”了一声,右手便放开了砚司墨的肩膀,闪开有两米多远,“你这是谋害亲夫啊!”

        “怎么?就是想害你!”

        砚司墨笑着追上去,伸着手,做出又要扭他的样子。

        莫伟楠继续躲闪,两个人一前一后,笑闹着向前跑去。

        看他们此时的样子,哪里像领了结婚证的大人,完全是两个开心的孩子。

        之后,两个人来到信誉楼商场,一楼首饰部。他们想买一对儿情侣戒指。

        一对钻石戒指在柜台里闪耀,莫伟楠让服务员取出来,要求试戴一下。

        一位女服务员走过来,取出戒指,递了过来,并未说话。

        二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戒指上了,根本没有在意服务员的态度。

        两人依旧低着头看戒指,莫伟楠让服务员介绍介绍这个戒指的来历。

        那服务员却说下面有标签,自己看。

        这个时候莫伟楠才感觉到服务员态度的冷淡,商场里为什么还雇用这样的服务员?他感到很奇怪,这才抬起头来正眼去瞧。

        当他看到是一脸冰霜的梅赛花时,也就完全明白了。

        那梅赛花是信誉楼首饰部的金牌销售,对待顾客的态度自然不会冷淡。她所冷淡的只是针对莫伟楠二人,由于职责不得不为他们服务罢了,否则的话都不愿理他们。

        莫伟楠当然知道是因为他将张大勇牵扯进了巩家一案,梅赛花对他们有了看法,甚至产生了怨恨。

        不过,这并不影响莫伟楠买情侣戒指,问清价格之后,交钱取货走人。

        他还有重要的事去办。

        先订了一家婚庆公司,之后他又带着砚司墨去挑选婚纱影楼,预订何时去拍婚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