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番外篇二 莫问值夜

番外篇二 莫问值夜

        值得肯定的是,莫问的值夜相当有效果,队友再也没有听到什么小孩子的声音。

        但若是剑书生和胖子值夜,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柴蝶和红莲,依然听到小孩子的声音,搞得二人精神状态极差。

        第二天清早查看时,两人睡得那叫一个香啊,跟猪一样样的。

        说是他们晚上值夜间,在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关键的是两个人昏睡一夜,可早晨起来小脸煞白,搞的跟掏空了身体是的。

        小院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小队成员也坐不住了,和其他小队相互交换信息,这才得知,其他小院也发生类似情况。

        好家伙啊!十三位门中俊彦,这几天睡的,那叫一个累啊,一个个小脸蜡白,都脱了相了。

        柴蝶队长一拍大腿,决定牺牲莫问一个人,幸福安睡大家伙儿。

        “反正脑子不好的人,总那么有精神,就你了,打今儿起,你负责值夜班。”柴大美人左手一插腰,右手指着莫问命令道。

        这画面儿太有感了,莫问经常看到自己的老娘,就是这么指着他老爹下命令的。

        “噎死买点儿母!”莫问敬礼道。

        莫问安坐小院后花园大石上,此处居高临下,小院一切尽收眼底,一壶茶,一本书,若不是腰间的锤子,还真有一番仙侠之气。

        连续几晚莫梦值夜,只要有月色,总觉得皎洁的月光中,有丝丝仙灵之气,快速地射入自己的天灵盖,可仔细感觉之下,却一无所得。

        不过这种感觉过后,他脑中会迅速出现一些,似是而非的画面,其中包含的信息杂乱无章,似前生又似来世,搞得莫问头晕脑胀。

        莫问干脆不去多想,静心凝气修炼宗门的正气诀,居然让他的修为提升不少。

        此时刚过子夜,正值丑时初刻,皎洁的月光如洗,照在木索道上,木索道上还有依稀的云雾缭绕,奇景若仙境。

        云雾遮蔽之处远远行来一白衣女子,足底生莲体态轻盈,莫问远远看见来人当即惊若天人。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莫问呆呆地看着木索道上行来之人,口中不由吟唱道。

        大半夜的出现一名白衣女子,再加上这几天出现的怪事,正常人应该马上联系到鬼物。

        可莫问绝对没有这个念头,因为来者的气质风采,妥妥的女神范儿啊,而且是那种很仙很仙的女神范儿。

        “此女若是鬼,我就是燕赤霞,呸,让他去死,我就是宁采臣。”莫问就是这么想的,这一刻在他心中只有欣赏。

        女子耳力非常好,小嘴中默默念唱莫问的的诗文,不觉间嘴角儿微翘,一股高雅和俊美交织到一起的姿态,让莫问更觉得自惭形秽。

        “姑娘莫非那月中仙子?夤夜来此,不知姑娘所为何事?”

        美色当前,莫问不忘本职工作,抬手抱拳,鞠身为礼问道。

        “既已夜深,公子为何不去安眠,独自在此等候何人那?”

        女子声音犹如出谷崔莹,每个字听到耳朵里,都如浴春风。

        “最近夜里,总有一些不该有的声音出现,为了能让朋友们安睡,我就只能在此守候了!”

        “公子的朋友,有你这位友人真福气,不过公子说的,不该有的声音?”女子柳眉蹙起,声音略带颤抖地问道。

        “啊,姑娘莫怕,有我莫问在此,你无须担心。”

        莫问急忙安慰道。

        “那多谢小女子多谢公子。”白衣女子冲着莫问盈盈一拜。

        “姑娘无须多礼,这么晚了,敢问姑娘这是要去往何处?”

        “小女子着急赶路,惊扰了公子,请公子赎罪,以前这里不曾住人,因此…”

        “哈,看来姑娘离开家已经很久了吧,我们是一个月前搬过来的。”莫问觉得自己居高临下不够礼貌,便纵身跳下巨石,站在白衣女子不远处。

        “是啊,我离开家已经很久,很久了。”

        白衣女声音越来越小,若不是莫问伤了脑子,精神大好,还真听不清楚。

        白衣女子看莫问靠近,似乎有些紧张,稍微退后了一步。

        “姑娘且放心,你,你不要再退了,再退可就是深渊。”

        莫问看到白衣女子站在悬崖边上,夜风一吹似乎摇摇欲坠,急忙说道。

        似乎是担心对方害怕,莫问还特意退后了几步。

        白衣女子见莫问没有恶意,便踏前几步,看到莫问一脸紧张,大概是觉得好笑,便掩面而笑,顺便上下大量了一番。

        “公子这,这把锤子很威武啊。”

        白衣女子,似乎对莫问的锤子很感兴趣,一直盯着看。

        “哈,姑娘果然好眼力啊,不瞒姑娘说,我这把锤子可是来自珍宝阁,它可是当今有数的灵宝。”

        莫问伸手拍了拍腰间的锤子,得意忘形地说道。

        “是啊,二十四道震天锤,可是仙家至宝。”白衣女子嘴里喃喃说道。

        “什么?姑娘说什么仙家至宝?是说我这把锤子吗?”莫问没听清楚,急忙问道。

        “哈!只有公子这般人物,才能配的上这仙家至宝,还请公子善待此物。”白衣女子说吧,还微微欠身对着莫问施了一礼。

        “哈哈,借姑娘吉言,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它的。”莫问急忙还礼道。

        “今日小女子得见公子大颜,再无憾事,小女子要回家了,公子保重!”

        白衣女子说完便飘然起身,往紫竹林方向的木索道飞去。

        “最近宗门内可不太平,姑娘深夜赶路,怕是不安全,若是,若是姑娘不嫌弃,我可以送姑娘一程。”

        莫问听闻女子要离开,心中莫名的觉得一空,似乎是失去了什么,便急忙开口询问道。

        “小女子多谢公子,若是公子方便,可以送我到紫竹林附近,我家就在哪儿。”

        白衣女子声音细如飞蚊。

        莫问一听女子住在紫竹林,顿时连最后的一丝疑虑也解除了,紫竹林是什么地方啊,内门以及核心弟子才可以进入的地方。

        “这位女子,一定是某位门中大佬的女儿,否则不可能住在紫竹林,这种仙家福地。”莫问心中暗自揣测。

        两人一前一后往紫竹林方向而去,陆纲走在前引路,白衣女子跟在后,她似乎有些害怕,所以靠的比较近。

        “赎在下唐突,在下内门弟子莫问,请教姑娘芳名?”莫问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询问对方的名字。

        “莫问忘言处,明朝是别辰。莫问,莫问,公子好名字!你,你可以叫我显儿。”白衣女子的声音越发细不可闻,莫问也是刚刚能听到。

        “显儿,显儿好名字,下次告诉我你的大名。”莫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莫问忘言处,明朝是别辰。公子的爹娘一定是一位读书人,否则不会给你这么诗情画意的名字。”

        莫问心中暗骂,难道我要告诉你,我出生时,我老爹玩游戏,正在打造一把魔纹剑,护士问我名字,老爹随口说了一句魔纹,从此就有了我莫问吗?

        “莫问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或许吧,或许我老爹就是一位隐士高人。”

        莫问悻悻地说道。

        紫竹林,月光下,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谈天说地,莫问还说了几个前世的笑话,惹得白衣女子捂嘴轻笑,不知何时已经齐了晨雾。

        两人走着走着,白衣女子突然驻足,莫问心中一空,急忙问道:“姑娘到家了吗?”

        白衣女子微微点头,大概是晨雾滴落在她的脸上,双颊上多了几滴晶莹水滴。

        “天色已经快要放明了,小女子的家就在此不远之处,多谢公子送小女子回家,公子请回吧。”

        白衣女子冲着莫问盈盈一礼,转身便离去了。

        白衣女子的身形,慢慢隐入晨雾之中,莫问想要追出去,可有无从借口,只能呆呆站在原地发愣。

        晨雾之中,白衣女子的身影已经消失,莫问就呆呆地站在那儿。

        金鸡报晓天色转明,莫问从呆立中醒来,冲着白衣女子远去的方向,抱拳施了一礼。

        “我可不相信什么别辰,我莫问发誓,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一定!”

        说罢,莫问便转身而去,来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回去的时候,莫问感觉路途是那么的遥远,昨晚一路走来,怕是走了不下百里。

        莫问离开之后,即将消散的晨雾中,慢慢凝显一道白色的身影,正是早已离开的白衣女显儿。

        待莫问赶回小院,天色已经大明,由于今天是进食之日,所以红莲起的特别早,可院中巨石上只有一壶茶和一本书,莫问人早就不见了。

        待得莫问归来,众人追问,莫问只是微笑不作答。

        从此之后莫问天天晚上值夜等候,可再也不曾遇到名叫显儿的白衣女子。

        莫问曾经发了疯似的,在紫竹林附近寻找,偌大的紫竹林,别说有人家了,就连个凉亭子都没有啊。

        莫问种种行为,让队友们为之着急不已,纷纷猜测莫问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经过大家多日来的观察,莫问的病情加重了。

        久等显儿不来的莫问,开始焦躁不安,偷偷拜托拜托胖子,让他帮忙去找一名,爱穿白衣服叫显儿的女子。

        这时候大家终于放心了,莫问果然是遇见鬼了,大家再也不用疑神疑鬼了。

        四个人赶紧找了个小屋,开始研究对策。

        “知道病因就好办了,这样吧,咱去找个跳大神儿的,给他叫叫吧!”

        “我说你个死胖子,我们可都是修真者,修真懂不懂?凭我们的身份地位,去请那些不入流的跳大神儿的?你去打听打听,找个价格便宜点儿的。”

        “我觉得应该打小人,打你个小人头,让你啥啥啥那种。”

        “系红绳儿啊,给他腰上系一条红绳儿,管用!”

        “对啊,老大说的对啊,今年是不是这小子本命年?”

        “不是啊,今年不是。离我本命年还早那!”

        “我擦,莫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是你们说找跳大神儿的时候,我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