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番外篇三

番外篇三

        小队四个人赶紧找了个小屋,开始研究对策。

        “知道病因就好办了,根据本山人多年的经验,此事颇为棘手!这样吧,咱去找个跳大神儿的,给他叫叫!”优雅的胖子甩了甩衣袖,老神在在地说道。

        “我说你个死胖子,我们可都是修真者,修真懂不懂?凭我们的身份地位还有这一身的玉树临风,让我们去请那些不入流的神棍?我看行!你去打听打听,找个价格便宜点儿的。”剑书生当即表示,我滴肯定。

        “你们这办法虽好,但不去病根儿,我觉得应该打小人,打你个小人头,让你啥啥啥那种。”红莲伸出大手,比划着抡锤子的动作,看着架势别说小人儿了,大人也能被她打死。

        “系红绳儿啊,给他腰上系一条红绳儿,一准儿管用!”要说还是队长,蝶舞走来走去连掐带算,美丽的大眼睛眨啊眨,最终也给出了自己的办法。

        “对啊,老大说的对啊,甭管是不是这小子本命年,先给他系上红绳儿再说。”剑书生人如其剑,直指问题的本质。

        “不是吧,你们这么狠?今年真不是我的本命年!”四人身后有人说话道。

        “我擦!莫问!?”四个人吓了一跳,急忙回身才发现,身后站着一脸无奈的莫问。

        “太,太出乎我料了!你,你啥时候进来的?”柴蝶声音有些颤抖,她感觉自己后背发凉。

        “就是你们说去找跳大神儿的时候。”莫问摊了摊手道。

        莫问看着小队成员,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暖意。眼前这几个人不管怎么说,虽然不怎么靠谱,可他们是真的关心自己。

        这几天在找显儿的过程中,莫问发现了更多的疑惑,看到众人这么关心他,他决定抛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今天趁大家都在,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

        莫问收起了嬉笑,认真地看着四个人。

        看到莫问破天荒的一本正经,四个人震惊之余乐了:“吆嚎!钱没白花换药管用,这方子不错,还嘚接着喝!”

        “最近宗门内发生了不少事情,不知道各位可曾知晓?”

        若想让大家注意,就要提起大家的兴趣,引导大家共同参与,因此莫问抛砖引玉,提出了一个让大家关心的问题。

        莫问的计划很成功,可惜所有的人,眼光却一致看向了胖子。

        “咳咳!”胖子一摆衣袖,踏前一步说道,

        “嘿嘿,若是说谁的消息最灵通,整个剑宗除了掌门,估计也只有我,小李飞花消息最灵通了,既然各位如此抬爱,那我就却之不恭,听我慢慢道来。”

        胖子走到门边,顺手把门关上,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半夜小孩喊饿的事件大家记得吧,其实像类似这种事件,已经在我外门中很普遍了。我敢说,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曾经半夜遇到类似之事。”

        “什么?胖子,你,你是说宗门内,不单是我们这里闹鬼?”剑书生惊讶地喊道。

        “剑书生收声,胖子你继续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想我们可能遇到大麻烦了。”柴蝶眉头促成一团,掏出自己的小本本。

        “最近这三个月来,我们宗门共发生了十七起命案,恐水症的事件也发生了不下三十起。”

        “拿今天说吧,今上午在紫竹林,我就亲眼看到,一位女师妹,突然发起狂来咬人,当场被周围的人打死,这位女师妹死后,身体萎缩一团,皮肤爆裂,就像是被人扒了皮一样,太可怕了。”

        胖子声音有些颤抖,打了个冷颤,他看到大家同样很紧张,便继续说道。

        “现在宗门之内,人心惶惶,更是有人想要脱离宗门,可都被惩戒堂带走,下落不明。”

        “还有,还有就是炼器门的弟子,一个个都变得和气了许多,他们面带微笑,可,可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让人看了心里发毛。听说凡是去过炼器门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这样微笑,你们说吓人不吓人。”

        柴蝶依然眉头紧蹙,双手不停地掐算,在本子上圈圈花花,又记录了一番,她一反常态的没有说话,只是倾听和记录。

        “我群岳剑派乃名门正宗,山门已屹数万年,不但是修真界顶级门派,更有高手无数,宗门的摇光大阵更是举世无双,怎会出现妖邪之物?山门中同时出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宗门前辈们为什么不管不问?”

        莫问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在座都是绝顶聪明之人,纷纷都陷入沉思。

        众人之中只有柴蝶,最早发现端倪,但却不知为何,她选择沉默。

        柴蝶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便长叹一口气说道。

        “哎!~莫问师兄说的对,恐水症,诡异笑脸,夜晚叫声,这些恐怕绝非偶然,按说恐水症属于邪魔入体,绝不可能出现在修真门派中的,可偏偏就发生了。”

        柴蝶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说道:“可若是那些宗门前辈们,不但知道邪魔之事,恐怕其他的事情,他们也知晓。综合以上所述,宗门之内发生的一切种种,已经不在是偶然事件了,很可能,可能…”

        说到这里,柴蝶突然面色巨变,直接在椅子上盘膝而坐,从怀中掏出几颗龟壳一抛,然后迅速配合手势掐算不停。

        众人虽然不懂卜算之术,可也看的出柴蝶这番动作,对她身体伤害极大,因为她的脸色已经愈发的苍白。

        过了好久,柴蝶才卜算结束,只见她慢慢收起龟壳,拿起手里的小本子,仔细地看了又看,叹了口气后,身体突然放松下来,颓唐地坐在太师椅上,小脸煞白煞白的,仿佛失去了血色一般。

        此时的柴蝶目光呆滞,双手有些颤抖地收回小本子,口中喃喃自语,说着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

        众人见柴蝶异状,各自担心不已。看到柴蝶那苍白的面颊,和憔悴的状态,众人除了担心更是多了一丝怜惜。

        莫问叹气说道:“恐怕宗门内的高层,要么是任由事态发展,要么就是无能为力,再要么就是被人刻意隐瞒了。”

        小小房间之内,顿时压抑无比,每个人的心中都泛起寒意。

        剑书生其实也紧张,只不过他不想被人看出来,便把有些哆嗦的手缩回了袖子,低声说道,

        “刻意隐瞒是不可能的,作为剑修,又是在夜深人静的子夜时分,莫说是鬼叫,就算是一根针落在地上,也如同在眼前。若是练到气剑合一的境界,更会明锐百倍千倍,怎么可能被隐瞒。”

        莫问同样眉头紧皱,低声说道:“倘若如此,那么说明是我们的高层刻意为之,要不就是高层们已经自顾不暇。倘若真是如此,外门必将大乱,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红莲走到莫问身旁,轻轻推了推他说道:“师兄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莫问一阵苦笑,看着红莲一脸真挚,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半晌不曾说话的柴蝶,神情憔悴,目光也失去了往昔的身材,带着浓浓地倦意说道,

        “三年前,我逆天改命,曾经动用禁术心筹之法,算出我进入宗门后,会有一场大劫难,当时并没在意,如今看来,说的就是这场劫难了。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是天意。”

        柴蝶说完,就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身体软软坐在椅子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众人见平时智珠在握的柴蝶如此颓唐,心中不免一紧,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鼓励了,房间内一片沉默。

        轮起房间中的人各自命不凡,经过了一段儿时间的交往,大家对这位美女队长柴蝶,那可是真心的认同。

        看到柴蝶如此颓废,小队成员顿感非常不适,就像是突然失去了主心骨,心中没着没落的,再看到楚楚可怜的柴蝶,众人不由焦急万分。

        莫问看着颓废的柴蝶,心中暗想:“她是智慧无双之人,不行,这种美人可不能颓了,要我不称赞一下她的美貌?”

        胖子大袖子一挥,冲着柴蝶说道:“丹阳柴蝶女的传说,还在我的脑中不曾散去,柴蝶师妹容貌秀雅,气质更是举世无双,怎可如此消沉?你若是如此,让世上这些碌碌之人,还如何有颜面活下去?”

        听到胖子的夸赞,柴蝶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多谢李师兄抬爱,柴蝶实实当不得如此谬赞。”

        莫问眼睛睁的老大,心中暗想:“尼玛,你个死胖子,不光是抢书生的词儿,连老子的词儿都抢啊!不过看来夸赞的效果不咋地啊,要不?我改试激将法?”

        “柴蝶师妹论相貌举世无双,论修为远超同龄,论智力更是天下少有,可谓天纵之选,羡煞旁人,你怎可如此颓废,难道你连红莲师妹都不如?你未来还怎么带领我们仗剑天涯,诛扫妖邪!?”

        剑书生一番话慷慨激昂,越说越激动,最后干脆站到了桌子上。

        “好嘛,哥心中的这点儿词儿,都让你们淘换走了,我还能说啥!?”

        莫问哭丧着脸儿,刚要说话,就看到红莲一步踏出。

        “柴蝶姐姐,虽然你武功不如我,相貌嘛,嗯,也和我在伯仲之间,可你也不能这么颓废啊,要不,我把莫师兄分给你一半儿,你看如何?”

        莫问直接脸儿都绿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杂说着说着,还把自己还给搭进去了?

        莫问踏前一步,真诚地看着柴蝶,用力地点头说道:“嗯,红莲师妹说的有道理,我看行!”

        “噗嗤!~”柴蝶终于逗笑了,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儿红晕。

        看到柴蝶微笑,众人终于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