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八节 命案

第八节 命案

        似乎是觉察到有人观察自己,莫问抬头望去,只见柴蝶急忙转了个身儿,假装仔细阅读的样子。

        “认真做事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男人,嘿嘿,这小娘皮终于发现哥的帅气了。”莫问轻轻甩了甩长发。

        “哇奥,师兄你造不,你甩头发的样子,好有男人味儿。”

        掰手腕的红莲两眼小星星,抬手紧了紧衣服,把自己巴掌宽的护心毛遮住。

        第四个到达的是胖子,这位优雅的胖子李寻刀,优雅如斯举止得体,很少会有人知道,一个这么胖的人,能始终保持优雅。

        他笑的很真诚:“惭愧,惭愧!原来各位早已经到了,让大家久候了!李某这里有礼了。”

        柴大美人继续看她的书,红莲倒是很有礼貌地,冲着胖子点了点头。

        只有莫问规规矩矩地,冲着胖子拱手行礼。

        不知道为何,莫问总感觉到一旁看书的柴蝶,在不停地用余光,打量着场内的所有人。

        “小树林的事儿,对我刺激太大了,啥都疑心疑鬼,不行,不行!抽空一定去,找个跳大神儿的叫叫才行。”

        一阵凉意袭来,莫问忍不住靠红莲近了一些,他觉得血气方刚的红莲师妹很暖和。

        “师兄,我饿了想吃煮鸡蛋。”

        红莲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那啥,师弟啊,你一般多久会饿?”

        “当然是三天了,门内不是规定三日一食嘛?”

        莫问心中暗自想道:“我穿越后第二天应该是在小树林渡过,今天已经是我穿越后的第三天了。”

        胖子从怀里摸出几块饼,分给众人。

        “已经是第三天了,闯关最多三天,希望剑兄能平安归来。不知道莫兄怎么看?”

        “我觉得李兄所言甚是,那啥你有水吗?”

        莫问大口大口吃着饼,突然想起,自己这手好像抓过尸体。

        “呕!~”

        过了良久,剑书生终于也通关了。

        剑书生抱拳团团施礼,眉间掩饰不住流露一丝倦意。

        “哼!~”柴大美女冷哼一声,算是应答了。

        顺着柴蝶的眼光,莫问瞥见了剑书生长袍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雕龙画凤的长剑。

        柴蝶一把拉起红莲,随手将小队的号牌放入玉盒之中,片刻之后号牌消失,小队成员在一阵恍惚中出了智塔。

        小队几人出得智塔,天色已经很晚了,几片云彩,遮住了皎洁的月光,让夜晚蒙上了一缕轻纱。

        试炼之地四周亮起无数火把,把整个广场照的动火通明。

        试炼地的广场上,已经站满了参加考核的弟子,可以看到五座高塔门前,陆陆续续有弟子传送出来。

        弟子们互相间激烈地谈论着,让整个广场非常躁乱。

        “咳咳!~大家肃静!”

        莫问追寻声音看去,广场旁边的高台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三个人。

        说话的男子一身青色长袍,后背长短两把宝剑,露出的一只手臂上戴了一只黑色的手套,此人面如朗玉鼻梁高耸,两条双剑眉,让他显得更是英气逼人,他身旁站着的两人也各自不凡。

        “核心弟子?他,他是离合剑宗核心弟子,楚离歌!”场内一名女弟子惊呼道。

        “什么?楚离歌?你说他是惩戒堂的楚离歌!”

        “不错,他正是一双阴阳剑,世事终有断的楚离歌,也是我离合剑派核心弟子中,排名第七的超级高手。”

        又一名满脸雀斑的女弟子,正痴痴地看着高台上的男子说道。

        “哼,一群白痴。”

        柴大美女看了胖子李寻刀一眼,便不再说话。

        优雅的胖子可是个七窍通透之人,他立即知道了柴美人的意思,清咳两声低声说道,

        “高台上的三位,前面这位是鼎鼎大名的楚离歌,左面那位是面如桃花智如海,花语静流宗的水月,右边那位是炼器门的三锤将断水流。这位断水流师兄原名牛撼,由于武功出众,别人只记住了他的外号。”

        胖子继续低声说道:“这三位师兄,是我宗门三派的核心弟子,而且都入选我群岳剑宗前百名的弟子,他们也是丹动期的大修士。”

        “胖砸,啊有,有时候,啊在江湖上混,知道的啊就越多,死,死的越快。”

        剑书生的手轻轻地拍打这剑柄,似有意又无意地说道。

        胖子撇了撇嘴,委屈地说道:“又不是我想说,是队长想知道。”

        “咳咳!静一静,想必你们都知道我们是谁了,那就不多废话!经过一番试炼,已经淘汰掉大多数人,念到名字的三支小队留下,其他人可以尝试继续闯关,成绩突出的小队,将取代这三支队伍。”

        高台上的楚离歌面带微笑,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大汉断水流踏前一步,朗声说道:“第一名柴蝶小队留下,第二名流花小队留下,第三名力神小队留下。我要说的是,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别说我没提醒你们,你们这些人根本没机会。”

        大汉断水流的话,让一众外门弟子议论纷纷,立即有人提出质疑。

        “断水流师兄,我们的队员闯关受伤,是否可以从新组队?”

        “不可以!”断水流言简意赅。

        “这不公平!凭什么不让我们从新组队?”

        “是啊,这不公平。”

        一时间,场内不少人提出了异议。

        高台上的三人,除了断水流一脸严肃,另外两位始终面带微笑,似乎他俩看着众人着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待得众人议论完后,面如桃花的美男水月,踏前一步,漫不经心地抬手一挥道:“似水流年花落去。”

        水月身前,突然出现无数花瓣儿,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飘洒飞出,飞到众人头顶时,有灵性地落到一些弟子身上。

        “身上有花瓣儿的人,你们和你们的小队被淘汰了,立即离开试炼场。否则,楚离歌师兄,会请你们去惩戒堂喝茶。”

        原来身上有花瓣儿的弟子,就是刚才觉得不公平的人。

        就凭这一手绝活儿,当场镇住了场子,场中虽有一阵小骚乱,可那些人最终还是转身离去,没有人敢质疑惩戒堂的威严。

        此时夜钟响起,已经是子夜时分。

        “嘶!~”莫问倒吸一口冷气,瞳孔缩成针状,看着台上的几名核心弟子。

        “怎么?莫兄莫非也觉得,水月师兄功法了得,而且识人辩物之能超群吗?”优雅的胖子问道。

        莫问目视前方,摸鼻子的手点了点脑门,随即摇了摇头。

        “那莫非是莫兄觉得,我群岳剑派门规太过森严,不通情理不成?”剑书生敲打这腰间的宝剑道。

        莫问依然不说话,改成用手拍脑门再摇头。

        “你们想什么那,师兄,你的头疼病是不是又犯了?来,我这里有药堂师叔留下的药,你再吃一个。”

        红莲推开胖子和剑书生,从怀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不等莫问反抗,就塞到了莫问的口中。

        “哎呀不好,师兄你吃错了药了,你刚才吃的是,我修炼金刚不动身的秘药,塑体丸。”

        “尼玛…”莫问仰天栽倒。

        好在莫问的小队已经被提名了,他们享受着外门长老的待遇,不但住在单独的院落,而且每人都有单独的套房。

        莫问这一夜过的,叫一个水深火热,一会儿身如铁石,一会儿身体热的像烙铁,幸亏有红莲的悉心照顾。

        “我没病,我没病,我不喝药。”

        “大朗,趁热把喝药了。”

        “打死也不喝,贱人,等我弟弟回来,会给我报仇的。”

        “大朗,我就是你弟弟啊。”

        “咚咚咚!~啊!~真苦!~”

        打从吃了这药以后,莫问脑子的毛病好多了,人也更精神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莫问恢复如常。今天,也就是莫问穿越后的第四天,蝶舞小队接到通知,有人死了。

        柴蝶小分队,接到通知停留在住处,由于莫问身体刚刚恢复,所以几人都聚集到了他的房间。

        胖子消息灵通,所以在队长的授意下,便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宗门的这次选修,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参加了,人数超过万名之多,可成功赶到试炼场的不到一半儿,那些没组队的,渡不过索道已经提前淘汰。经过五塔测试后,剩下的人不到千人。”

        剑书生叹了口气说道:“啊这,啊这些,就我们都都知道,你还,你还,啊是说命命命案的事儿吧。”

        “啊剑,剑剑兄啊,你,你试试,三个字三个字说,或许,啊能,啊能好点儿。”莫问觉得自己,好像也有点儿磕巴。

        “啊就我,看行!”

        柴蝶可不这么看,她眉头轻皱说道:“胖子,你继续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越详细越好。”

        胖子冲柴蝶拱了拱手,继续说道,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药师堂的李华,突然宣布他要退出比赛。这惹得队友极为不悦,几个人分头劝说后各自离去,可半夜有人听到呼喊,后来得知,李华被人杀害了。”

        “完了?”莫问问道。

        “完了,我就知道这么多!”胖子耸耸肩道。

        “我知道了,你前面说了那么多,全是废话,就一句有用的,李华被人杀害了。”

        红莲的左手,又一次伸到了右臂下方,右手摸着下巴说道。

        优雅的胖子,踩着四方步走来走去,摇头晃脑地说道,

        “惩戒堂的人,让我们停留在原处,估计是正在调查凶手,我们通过选拔的三队人马单独居住,和那些还在试炼的不住一个地方,估计没我们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