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节小插曲

第十节小插曲

        铁男的话立即引起在场人的兴趣,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猛男。

        铁男猛然一转身,大步向药神小队的方向走去…

        “不会吧!这么逻辑缜密的案件,就这么侦破了?这位铁男,这么快就逮倒凶手了?”

        铁男径直走向几位嫌疑人,身躯上的气势也跟着提升。

        等到他走到药神小队成员前的时候,突然迸发出一股彪悍之气,让所有人感到窒息,几名药神小队成员,和亲友不禁退后几步,惊恐地看着铁男。

        靠近药神小队的弟子,纷纷让出空间,暗自运行真气以防不测。

        铁男前进的身体戛然而止,瞪着大眼盯着几人看了半天,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俺靠!杂都一个反应?这可糟糕了,俺没诈出来。”

        铁男回身,冲着三位核心弟子,拱了拱手说道:“俺们没逮着凶手,有可能凶手是个高手,俺们的结论完了。”

        断水流大师兄,勃然大怒道:“废物!你们这群笨蛋!~这就是你们断的案子?回去之后,每人给老子打三万斤五级精铁,完不成就不准进食。”

        “谁叫我?”莫问正思考问题那,听到人喊废物,就情不自禁踏前一步。

        红莲一把揪住莫问,不还意思地小声道:“抱歉!抱歉!我师兄这个脑子啊,有病!”

        力神小队的铁男不乐意了,大声说道,

        “大师兄,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老是叫俺们打铁,俺们也没时间念书啊,再说了断案子的事儿,是俺们该干的?你有病啊,让铁男来断案?”

        “放肆!还反了你了,若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儿上,看我不捏爆你的蛋!”断水流勃然大怒,一拍桌子起身就要动手。

        “牛兄稍安勿躁,何必动怒,都知道炼器门诸位火气大,脾气直。再说了,这位铁男师弟,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断案这事儿,确实不符合你们的气质。”

        如花美男水月,一把拉住断水流劝慰道。

        “哎,也是啊!我们炼器门,天天打铁炼器,这智商确实不够用,唉,不对!?你小子的意思,是不是说俺们炼器门人傻啊?”

        楚离歌皱了皱眉头,抄起桌上最后一张纸条,朗声说道:“好了,现在两个小队都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柴蝶小队你们有何观点?”

        柴蝶美女踏前一步,冲着在场的众人款款施礼。

        “小妹柴蝶有礼了!先前两队的队长分析十分出色,小妹由衷地感到钦佩!”

        柴蝶说罢,冲着流川和铁男施了一礼,二位队长见美人施礼,也感到倍儿有面儿,赶紧回礼。

        “小妹先不说结论,先对两位师兄的判断,做了几点补充,就先从铁男师兄的判断开始。”

        柴蝶冲着铁男点头施礼,铁男突然间变的文质彬彬起来,居然鞠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柴蝶两手抱拳,施了一个团礼说道。

        “假若李华死于他杀,那必须是熟人作案,那么现在我们基本可以排除,药堂弟子之外的人作案了。因为药堂弟子房间内,都会布置一种药线,若不是药堂弟子,恐怕已经被药线缠绕,身体上也会留下特殊的气味儿。”

        楚离歌回头看了看水月,只见水月微笑着点了点头。

        “第一个巧合出现了,整个群舍中,药堂弟子都同一幢楼舍,而且都在事发前后出现了,包括四名小队成员,和两位死者亲友。”

        场边六名药堂弟子纷纷点头,药神小队的柳盐说道:“这位师妹,我们和李华师弟师出同门,而且相互关系很好,闯关在即我们更不可能杀他。”

        柴蝶没有答话,继续说道。

        “现在我们再来分析,这六位嫌疑人,方才流川师兄说的很清楚,这六位嫌疑人没有作案时间。”

        流川见到美女说自己,连忙鞠身深深一礼。

        柴蝶冲着流川微笑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去探查过,药堂几位弟子的房间,没有发现丝毫问题。可以排除他们的作案嫌疑。”

        “我不同意!~柴师妹的判断太过武断。”

        一名贵公子哥装扮,面带坏笑,眼光有些游离的弟子,踏出队列说道。

        楚离歌千年不变的脸,突然有了半点儿微笑,看着来人道:“很好,探案就需要大胆的怀疑,这位师弟说出你的来历和你的理由。”

        这名贵公子哥踏前两步,冲着楚离歌行礼道:“在下丹阳柴大木,现为离合剑派内门弟子。”

        看到此人,胖子低声对几人说道:“此人不简单,是剑派正气堂的出色弟子,听说很有可能会晋升核心弟子,他还是柴蝶队长的表哥,据说当年柴蝶就是为了拒绝和他结亲,才依然离家出走拜入山门。”

        剑书生的手,已经抓住剑柄,不知从哪儿来的愤怒,让他怒视这位柴大木,低声说道:“看他这倒霉模样吧,还出色弟子,我看是色弟子。”

        莫问摸了摸鼻子,眼睛迷城一条线道:“劲敌!”

        儒雅的胖子,拍了拍莫问说道:“是情敌!”

        “啧啧,俺看这小伙儿长得不赖,和俺们队长很般配。”红莲欣赏道。

        “大人说话,女人少插嘴!~”

        柴大木宽大的公子华服,在这个场合儿显得不伦不类,

        “这位师妹,我有两点疑问请你作答。第一点疑问是,为何只有药师堂的师弟们最快时间赶到,那个时间点,大家应该都在房内休息,他们睡觉不穿衣服吗?”

        柴大木的话,确实点都了点子上,在场无数人纷纷点头,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几位药堂弟子。

        “第二个疑点,你又凭什么,确定他们没有串通好,故意设下迷局那?”

        柴蝶眉头紧皱,一脸厌恶的表情,这个表情莫问很熟悉,因为他也曾感受过。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药堂弟子,每天清晨必须习练青木诀,常年累月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二更时分,就要抱着仙草,吸收木之精气。”

        柴蝶语气很快,非常不待见的语气说道:“柴师兄,你如果连这点儿常识都不懂,就不要再提这么可笑的问题。”

        柴大木顿时满脸通红,眼睛中流露出丝丝凶光。

        “第二个问题更简单,前后几番闻讯,药堂的几位都沉稳应答,回答问题之间没有丝毫破绽。”

        柴大木急忙说道:“若是他们心思沉稳那?心思沉稳之人,是不会让你们看出破绽的。”

        “刚才铁男师兄的动作,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吧?以他们的年龄和阅历,怎么可能心思沉稳到如此地步?即便一个人天赋禀异可以做到,六个人都要心思沉稳,有这种可能吗。”

        “你做为一名内门弟子,问出这么可笑幼稚的问题,让柴蝶感到很悲哀。”

        柴蝶的话,像一把利剑刺穿了柴大木。

        柴大木不由地怒火中烧,他踏前一步紧逼柴蝶道,

        “刚才楚师兄都说了,有疑问就要提出来,我作为内门弟子问询几句怎么了?你一个区区外门弟子,见到我居然不施礼问候,你还知道谦恭吗?”

        嗖嗖嗖!~莫问几人已经挡在柴蝶身前。

        柴大木突然感觉到强大的压迫感,因为他的脑袋,正抵在一名壮汉的护心毛上,随即他就觉得自己脑阔疼。

        “小子!想干架吗?本来看你还挺顺眼,没想到你竟对我们队长无礼,信不信我捏爆你的头?”

        红莲一只大手,抓住柴大木的脑袋嘎吱作响。

        “内门的柴师兄,这次选修,是宗门针对外门弟子的吧?你身为内门弟子也来参加比赛,可笑的是,你还没比选上,你可真是个厚颜无耻之徒。”

        剑书生左手紧握宝剑,似乎随时会出手。

        “是啊,是啊!不学无术之徒,还质疑别人的判断,宗门何其不幸啊?”

        优雅的胖子边损人,还不忘记抱拳施礼。

        “师弟记住了,以后离这种人远点,白痴会传染的,你造不?下次要注意个人卫生哦,抓了脏东西一定要洗手。”

        莫问见大家都不客气,也赶紧表现一番,人多欺负人少的事儿,怎么能少得了莫问?

        柴大木这个气啊,冲着最后说话的莫问,怒道:“你这该死的外门弟子,敢辱骂内门师兄,你就不怕受到惩处?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你怎么知道我有病?不过我的脑子,这几天已经大好了。”

        一声爆喝传来。

        “把他给我扔出去,三天之内,自己到惩戒堂接受处罚。另外传令给他所在的堂口,让他们好好查查,这名内门弟子的资历。”

        早已经不耐烦的楚离歌怒了,他一拍桌子怒斥道。

        多了一个小插曲儿,让大厅内的气氛,有些小尴尬。

        水月和断水流两人,似乎很欣赏柴蝶小队,两人不时低头交流,还伸手指指点点。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蝶舞继续她的答辩。

        “既然外人作案不可能,我们又排除了药堂师兄的嫌疑,从而得出结论,那就是没有凶手。”

        流川有些小兴奋,柴蝶的答案应该也偏向死者自杀,因此他开口说道:“以柴师妹的分析,是否也得出李华自杀结论?”

        柴蝶没有回答流川,微笑着继续说道:“我们几队人马,只是通过观察和分析判断问题,思路不周是必然的,而我们能做到的极致,便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