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第十八节 未雨绸缪

第十八节 未雨绸缪

        刚刚踏入试炼场的地界,按照剧本莫问还是收到了一阵嘲讽。

        这一次莫问和柴蝶都没开口,红莲和剑书生就龇着牙冲了上去…

        看着一群人,在地上打滚哀嚎,莫问摇了摇头说道,

        “不论是电视剧还是说相声,没俩捧哏的,还真是不好继续啊!柴蝶师妹,莫要被这些无良之徒打扰了兴致,请!”

        “电视剧?捧哏?什么意思?”

        莫问微笑不语,欠了欠身体,左手往前一引,做了个请的姿势。

        伴随着众人哀嚎声中,莫问和柴蝶二人迎风走在前,一个是朗月仙葩风度翩翩,另外一个是美玉无瑕含羞带俏,任谁见了都伸出拇指赞到,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狗男女。

        前面俩人,跟阔少爷和阔小姐出游一般做作,后面跟着的三个人,心里可就吃味儿了。

        男人见到美女都想表现自己,这风头让莫问都占走了,谁能舒服的了?

        “优雅如我,可我杂觉得,自己就是个配角儿?”优雅的胖子一声叹息道。

        剑书生也不服气地说道:“就凭本书生气质这块儿卡得这么死,再凭本人这良才美质悟性脱俗,搁哪本书里不是主角光环笼罩?妻妾如云小三如雨?搁这儿搞不好就是个男二的命!”

        红莲也哭了:“说好女一号的,姐差哪儿了,我咋觉得,我活不过剧情一半儿啊?”

        剑书生安慰道:“红莲师妹豪气干云,日后必成大器,实在不行你可以来个男二号啊!”

        红莲点了点头:“经过你这么一安慰,我觉得我难受多了!”

        几人穿行而过试炼之地的广场,来到五座高塔之前。

        “莫师兄,接下来我们闯塔,不知你有何高见?”柴蝶笑意盈盈地问道。

        “但凭队长做主!我岂敢不尊?”

        “很好,大家都这么优秀,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闯一闯悟塔。悟塔难度极高,希望各位务必全力以赴。”

        柴蝶看向众人,淡淡地说道。

        “等会儿!那啥不是应该…我觉得还是闯智塔比较靠谱。虽说难度不同,可我小队人员优点不同,贸然去闯悟塔,很可能拿不到好成绩。”

        莫问一看剧情要改变,心中大急连忙阻拦道。

        柴蝶先是一愣,转念一想后,微笑说道:“我还是小看了莫师兄,没想到莫师兄连小妹的试探,都能猜的出来。小妹对莫师兄天算之术,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天算之术?呵呵,略懂!略懂!让师妹见笑了。”

        莫问便嘴上应承着,心中却暗中叫骂:“天算个毛线啊,哥只想按照剧情来好不啦。”

        “好了,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去闯智塔。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现在可以问我。”柴蝶冲着其他三人笑道。

        莫问想了一会儿,决定让小队一飞冲天,便开始剧透到:“我这里有个口诀,希望大家能记住。二四为肩,六八为足,戴九履一,左七右三,中心为五。”

        红莲和剑书生,可是对莫问的本事佩服的不要不要的,听到莫问这么一说,两人失声喊道:“莫兄你又要泄露天机?”

        柴蝶大惊失色,不觉间一脸惊恐地看着莫问,心中更是波澜狂涌:“天机?他莫非修炼的是天机之术?可,可这是仙人才,才有的手段啊!”

        莫问看着众人发愣,笑盈盈地继续说道:“若是遇到鸡兔同笼的问题,大家可以试着想,如果鸡和兔子都抬起两只脚,那么剩下的脚就是兔子的数目乘以二。”

        柴蝶听到莫问的话,两只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就仿佛遇到了生命中的明灯,数算界的宗师。

        莫问眼睛余光,看着柴蝶渐渐变成小迷妹的样子,心中大喜继续装逼道,

        “若是遇到黑白子的局面,大家可以尝试破解之,若是不会破解,直接黑子点到天元。玲珑局,棋玲珑,落子无悔天元中。”

        “俺也不会下棋啊!”红莲急道。

        “黑子放中间就行,会不会的都一样。”莫问感觉很无语。

        “哦!”红莲有些小低落。

        “裤子的中间是啥?”莫问问道。

        “布!”

        “是线!”

        “是蛋!~”剑书生老脸一红说道。

        “噗嗤!~”柴蝶笑了,笑的叫一个花枝招展。

        “裤子的中间是啥,答案应该是中字!”柴蝶小脸通红,狠狠地瞥了剑书生一眼说道。

        “柴郡主不愧是智慧之人,莫问真是佩服之至。”

        莫问双手一摊说道:“好了,答题的方法,我都告诉大家了,剩下的一道题,如果你们不会,等比赛结束我可以教给你们。”

        “多谢莫兄赐教!~”众人纷纷对着莫问施礼。

        随即众人归塔,细心的莫问心中微微一动,感觉到剑书生,胖子和红莲虽然对自己恭敬有加,可隐约间却露出疏远之色。

        “哎!难怪人都说,太优秀的人没朋友,原来如此啊!~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放屁,两者不可兼得哥就掀桌子,然后洗干净了偷着吃!”

        进入高塔之后,莫问发现所有的题目,果然和上次一无二致,行云流水一般,就把所有的答案填写完毕。

        “接下来,应该是能见到崔堂主了吧?上一次审查时,我有一处遗漏,这一次我一定要补上。”

        莫问心中暗道,一咬牙一跺脚,做出了一个决定。

        “还有那一十七具尸首,我也要统统摸一遍,我一定要找出白衣怪人的真面目。凶手一定是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鬼物所为。”

        一连闯过了五关,周围环境一阵晃动,莫问再一次出现在了智塔的六楼。

        “嘿!小子,若不是智塔每天出的题目不一样,我还真怀疑你作弊。”

        盘膝而坐的崔堂主,正看着莫问笑盈盈地说道。

        莫问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急忙上前行礼:“外门弟子莫问,见过门中长者。”

        “嘿嘿!有趣儿的小子,你虽然装作吃惊,可你的眼神儿丝毫没变过,表情更是始终波澜不惊,你若不是知道老夫存在,就是心思沉稳的可怕,超出了你的年龄层次。即便是老夫,嘿嘿,估计也很难和你相提并论。”

        莫问一听心一沉,急忙上前一步说道:“弟子曾听老人说过,成大事者,当先治其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崔堂主听罢,双目神光连闪,拍案说道:“好,好一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算老夫孤陋寡闻了,泰山是什么山?莫说你一个外门弟子,即便是我宗门金丹级修行者,又有几人能做到?”

        “泰山就是很大很大的山,前辈没听过也是应该,因为这个山是我们乡下人起的。”莫问急忙解释,生怕自己话语出现啥漏洞。

        崔堂主对莫问释放了欣赏之意,然后就说起了断案的事情,莫问害怕改变剧情,便按照以前的套路继续演。

        集气六层的莫问,这一次没有冻僵的感觉,不过一路高飞上来,却也感觉手脚发麻。

        继续以前的剧情,崔堂主交代完后,便盘膝坐在云床之上。

        莫问心情还是有些小激动,第一方面,是补救自己上次断案的漏洞,以便于让案件更加明朗;第二方面,他自己也想早点儿揭开,那个鬼脸人的身份。

        莫问知道崔堂主在暗中观察自己,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良好的形象,便小心翼翼地做好每一步。

        “静心,静心!呼气~”

        莫问气沉丹田,默默运转体内的灵气,一个周天之后,莫问睁开眼睛,根据案发的时间,开始翻看阅读。

        由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莫问直接掏出纸笔。

        按照死亡顺序,把死者的姓名,死亡日期,以及共同点记录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补救上一次的失误了,可以确定,杀人者绝对不会胡乱杀人。”

        “上次我思虑不周,让我忽略了死者分布的地点,只通过书面的描述,我很难想象死者的对应位置。这次我一定要,把确切的地址搞清楚。”

        莫问迅速地做了几个小纸片,还另外准备了一张白纸,做完这一切之后,莫问起身冲着崔堂主施了一礼。

        “堂主大人,晚辈已经有些想法了,有些事情还要向您请教!”

        崔堂主看莫问从进门开始,举止沉稳有度,处理案宗更是有条不紊,似乎做每件小事儿,都表现的胸有成竹,便暗自点头,他对莫问极为满意。

        崔堂主心中暗道:“此子绝非凡物,做事如此谨慎,是我惩戒堂的最佳承继者。此番事了,不论如何,我都要将他收入门下。当成我自己的嫡传弟子来培养。”

        “没想到老夫经月有余,都毫无头绪的案子,你居然只有了区区半个时辰,便有所收获!你的聪慧,这还真是出乎老夫的预料。有和想法和要求,尽管提来。”

        莫问急忙躬身谢道:“多谢堂主大人,晚辈需要与被害人有关者的详细供述,比如死者的兴趣爱好,喜欢去哪儿。还有我需要一份儿宗门的详细地图。以便于描绘出凶手的行动轨迹。”

        “行动轨迹?”崔堂主不解道。

        莫问急忙解释道:“通过死者时间,和死者的地点结合,逆推出凶手的作案规律,从而达到缩小我们侦测范围的目的。”

        “妙啊,通过了解被害者的详细信息,知道被害者的共同点,再通过死者死亡时间和死亡地点,达到推算出凶手的活动范围,好,好!~哈哈哈,老夫怎么就没有想到那?”

        崔堂主拍床而起,发出一阵爽朗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