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节惩戒堂

第四十六节惩戒堂

        审理案件的主审,是柴蝶和铁男,其他的小队成员负责问询,就地探查和追踪保护等任务。

        门口的无盐和她的小队,则是一言不发,只是负责警戒。

        莫问的到来,打断了柴蝶的思路。

        见到莫问姗姗来迟,柴大小姐当然是一肚子的不高兴,小脸儿冰冷不说,嘴巴翘得老高。

        莫问见到柴蝶不悦,急忙上前禀告:“启禀副主事大人,莫问前来报道,因事来晚,还请多多见谅。”

        柴蝶皱眉道:“莫问你身为副主事,接到第一个任务就迟到,如何给属下竖立楷模?念你是初犯既往不咎,若有下次,两罪并罚。以后切不可因公忘私,你先去看看现场和卷宗吧。”

        官大一级压死人,莫问只得踏前一步,恭敬地回答道:“是,属下记下了,以后绝不再犯。”

        红莲不愧是王爵出身,知道恩威并重,一挥衣袖温言说道:“你且去看现场和案宗,事后我们一起分析案件。”

        莫问也干脆,告别众人直奔死者房间。

        死者牟龙虽然是外门弟子,可房间内摆设却异常奢华,日常用度那就更加讲究,就连床上的被褥都是天蚕丝制作,做工非常考究,房间内的茶具茶壶,也都是古香古色。

        房间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香味极为诱人,让原本比较奢华的房间,多了几分旖旎。

        作为案发现场,房间内,没有丝毫打斗的迹象,牟龙全身赤裸死在床上,身上只披了一床棉被。

        房间内,只有死者自己的鞋印,这一点让莫问很好奇。

        据莫问调查后得知,牟龙的房间是有仆从打扫的,那也起码应该有仆从的脚印才对,更为奇怪的是,房间内只有死者进屋时,留下的一行鞋印。

        死者生前,两只手似乎想抓住什么,呈现抓东西的状态,牟龙面部则一脸惊恐的样子,像看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

        死者几乎身无片缕,趴卧在床上,一只脚伸在床外,最奇怪的是死者身体苍白,这一点和连环凶案大不相同。

        一番勘察过后,莫问眉心紧皱,对牟龙之死做出了以下的总结。

        第一点是这死亡时间不对,以前鬼物和白衣金鲤杀人都是在子夜,而牟龙则是死在白天。

        第二点是这造型也不对,其他死者都是穿着衣服,而这个牟龙几乎脱光光。

        第三点是死者的肤色不对,和其他死者相比,牟龙死亡后,身体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虽然也呈现恐惧表情,可尸身苍白,而不是呈现灰败色。

        第四点是时机不对,师门已经定案,连环凶案已经结束,白衣人或者白衣金鲤人,都已经隐藏幕后,这个节骨眼杀人实为不智。

        莫问心中疑惑更甚了,不得已只能摸尸了。

        片刻过后,莫问一脸通红地走出死者房间,径自来到了大厅之内,这里有四位仆从,他们一个个正吓得浑身发抖,蜷缩在房间的角落,两名胆小的女仆,正在小声啜泣。

        经过询问得知,死者牟龙是昨天下午,被奴仆发现死亡在床上。

        奴仆们立即报告给了流川,流花小队成员当面汇报给了牟长老。

        而牟长老闻讯后赶来,看了死亡现场后离去,流花小队成员,则被留在了花语静流宗。

        负责勘察尸体的,是惩戒堂的专业仵作,修为虽然只有集气六阶,可毕竟术业有专攻,因此他算的上是专业入职。

        验尸报告已经出来了,死者表面无伤,死因不明。

        惩戒堂的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很快莫问就看到了一份儿,和死者相关人等的笔录,与死者相关的人,都详细回答了惩戒堂闻讯者的问题。

        莫问拿过笔录详细地看了看,越看笔录上的内容,莫问眉头便更加紧皱。

        “你们一共几个人,照顾牟龙的起居?”莫问问道

        几名颤抖的奴仆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位年龄稍大的男仆,壮着胆子行礼回答道,

        “回仙长的话,我们一共,一共六个人,另外,另外两个人下山回家,没,没回来。”

        莫问见男仆说话结结巴巴,心中顿时起疑。

        “你们是谁发现牟龙死的?你们又是何时报的案?”

        “回仙长的话,是我发现少爷死亡,当时我吓坏了,派遣她,向流川队长通报的消息。”一名男仆一指,其中的一名女仆说道。

        莫问眉头紧皱,心中暗道:“看记录上说,是流川向惩戒堂报的案,这说明流川先用传音阵,和我惩戒堂报案后,再去找的牟长老。”

        “我且问你们,你们家少爷是什么时候离开,又是什么时候归来?”

        那名胆子大的男仆回答道,

        “回仙长的话,少爷每天离去之后,奴婢们便来打扫房间,奴婢身为仆从,除了少爷召唤,是不会来少爷房间的。少爷是今天卯时初刻出门,至于何时回归,奴婢不知。”

        莫问听到这名男仆自称奴婢,心中不免一愣,仔细看向这位男仆,倒是生的眉清目秀,居然还画了眉毛。

        莫问摇了摇头,心中想起书籍上一些,儿童不宜的记载,暗自呸了一口,便继续追问道:“你们平时都居住在何处?”

        “回仙长的话,奴婢等居住在小院侧门处的厢房。”

        莫问闻言不语,沿着小院侧门,径自去了奴仆们的房间,仔细地查验了几名奴仆的房间。

        做完这一切,莫问便走到了房间的客厅,客厅被当成了几人临时办公场地。

        莫问一进房间,便皱眉说道:“虽然我们都是经办人员,可为何没有人守护死者房间,更没有人拉警戒线,禁制外人出入?”

        铁男摸了摸头说道:“莫兄,为什么要守护死者房间?还有什么是警戒线?”

        铁男的话也是屋内九人想要问的,一个个都好奇地看着莫问。

        莫问一阵头大,自己一心想案情,居然忽略了自己身处在何地。

        不得已莫问只能解释道,

        “守护死者房间目的有很多,第一是保护现场,避免有心人破坏,更避免好奇者无意闯入,造成损失证物和破坏现场。更可以给凶手一种心理暗示,我们已经掌握了重要线索。”

        “至于警戒线,就是围着案发地点拉起的绳线,用来让驱逐围观者,便于我们的工作。当然了,同样可以起到震慑的作用,让凶手产生心理压力。”

        柴蝶一听,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一阵闪亮,她急切地追问道:“那心理暗示,心理压力是什么意思?”

        莫问真的头大了,也不能不回答啊,便小心翼翼地说道,

        “习惯用词,习惯用词,大家不要这么认真。这么说显得我比较professional,至于心理压力和心理暗示,就是压力,和暗示的意思。”

        胖子一甩衣袖,一脸热切地问道:“莫姐,你说的那个破费闹,咱不是破案吗,咋还花上钱了?”

        莫问抬手冲着自己嘴巴,就是几个大嘴巴。

        “停,停!胖子,再叫我姐,我大嘴巴抽你,你信不?我就是嘴贱,最近老娘这个嘴啊,也是撞了头了,嫖。”

        “我,看看啊你,人,人也嫖!~”剑书生说完,急忙后退两步,手中大宝剑往身前一横,一脸惊防备地看着莫问。

        就连铁男都后退一步,眼睛直往莫问身后瞅!

        柴蝶一捂小嘴,“看来胖子和剑书生说的没错,莫问确实是去做了个小手术。”

        柴蝶跟着这么一起哄,好家伙!在场的人几乎都同样的动作,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恐惧生物一般,都离莫问远远的。

        不得不说两支小队成员,起码三观比较正。

        红莲踏前一步说道:“师兄,你,你不会真的为了配合我的造型,去那个啥了吧?”说完,她抬手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

        “啊呀,我滴买嘎哒!你们想啥那,要不,咱还是说说案子的事儿吧。”

        接下来就是一场辩论,大家按照自己的猜测和逻辑,各自推演了一番。

        按照铁男,红莲,剑书生三人的逻辑推断,牟龙是死于鬼物之手;若是按照柴蝶,胖子的推断,既可以是鬼物,也可以是人为。

        几个人一通的争论,可偏偏没人征求莫问的意见,莫问现在都懒得说话,干脆也不多话,饶有兴趣地看着众人争来吵去。

        作为这群新晋成员的教官,无盐也参加了这个案件,可无盐只是写写画画,始终一言不发。

        “既然你们已经有推论了,柴蝶把你们的推断记录在册,我立即派人汇报给堂主大人。杂役组负责收尸,你们跟我会惩戒堂。”

        杂役把牟龙的尸体,搬回了惩戒堂,莫问等人也在无盐的带领下,回到了惩戒堂。

        众人一踏入回到惩戒堂,无盐又开始了训话。

        经过一天的训练,十个人倒有了几分军人的样子,一个个静静列队站好,等着无盐执事的训话。

        “从今天起,你们就要住在惩戒堂了,切记惩戒堂等级森严,下级要严格服从上级的指令。”

        “在惩戒堂内,级别是有严格划分的,外围成员,普通成员,主事,管事,执事,总管,副堂主,堂主。你们都是普通成员,遇到级别高的要行礼,谨记礼不可废。”

        “是!~”众人回话。

        无盐点头说道:“大家累了一天了,可以回宿舍休息了,三位主事留下。”

        众人纷纷告辞离开,只留下了莫问,柴蝶,和铁男三人。

        无盐看着三人,严肃地告诫道,

        “堂主大人后堂有请,你们身为惩戒堂主事,有资格面见堂主大人,但是你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堂主大人不喜言笑。”

        无盐看到三人有些紧张,便放缓语气说道:“你们感到庆幸吧,今天堂主大人心情不错,亲自指点你们如何破案,跟我来吧。”

        莫问三人一听,急忙齐齐拱手回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