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网游小说 - 鬼仙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节案发过程

第四十七节案发过程

        惩戒堂,位于群岳剑宗内门十八峰,此峰名为:持令山。

        是十八大山峰之中,仅次于主峰的两座高峰之一。

        整座执令山,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面部分高耸入云,没有登顶的修为,是不可能上去的;云雾之下的部分,则是惩戒堂的所在。

        山峰南侧几乎半座山峰,都是惩戒堂的各大分部,后山则是各种楼阁寝室,分别居住着不同级别的惩戒堂成员。

        堂主的书房,以及他居住的地方,则处于惩戒堂最高处的位置。

        无盐带着三人,顺着惩戒堂后方的石阶,一路向上,连过了几道关卡,终于来到了那间,莫问非常熟悉的一座小院儿。

        此时的崔堂主,正皱着眉头看手里的案宗,听到有人进来,便伸手往旁边一指。

        无盐见状,急忙带着三人站到书房一侧,半跪拜道,

        “惩戒堂执事无盐,奉命带领三名新晋主事,特来拜见堂主大人。”

        莫问三人无奈,也只能有样学样,半跪道:“属下惩戒堂主事(副主事)拜见堂主大人。”

        崔堂主倒没有难为他们,直接抬手他们起身,开口就直奔主题,

        “你们的报告我看了,对于你们总结出来的那份儿报告,我很失望。之所以,把你们三个叫到这里来,是不想让你们在属下面前丢脸。现在你们有什么想补充的,尽管说来。”

        不愧是惩戒堂的堂主,只看了看手里的报告,就看出了端倪。

        堂下三人听到崔堂主这一说,不觉心中一凛,互相看了一眼。

        莫问正待上前禀告,铁男抢先一步开口说道,

        “属下等看了案发现场,死者确实死于他杀,至于凶手是谁,属下还没有线索。”

        崔堂主抬头看了铁男一眼,沉声说道,

        “哼!若不是你父亲担保,加之他多年来,对我惩戒堂多有关照,就以你的智力,我惩戒堂是绝对不会收你的。从今天起,解除你的主事职务,降为你们组的武斗组长,这个判罚你可服气?”

        一支小组之中,有几个人是要担当武斗任务的,比如出手拿人,追捕凶犯等,都需要武斗组负责,因此这个组也是战力最高的。

        铁男一听,不怒反喜,立即踏前一步,单膝跪地说道:“多谢崔堂主成全,铁男绝对不负堂主栽培之恩。定能担起武斗重则。”

        崔堂主挥了挥手道:“你且下去吧,从明天开始你跟随无盐,让她好好训练你。”

        铁男千恩万谢后离开,走的时候小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柴蝶见崔堂主如此行事,不禁有些紧张。

        崔堂主继续翻阅手里的卷宗,头也不抬说道:“柴蝶你作为此案的主事,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只管说来。你写的案卷我看过了,看你的汇报,大概也是把此案归为鬼物杀人。”

        柴蝶对着崔堂主行了一礼,眉头紧皱说道:“弟子怀疑此案是熟人作案,尽管最近盛传鬼物杀人,可属下不认为是鬼物所为。”

        “哦?!”崔堂主来了兴致,抬起头看了看柴蝶,开口说道:“说说你的看法,在惩戒堂里,不怕你说错,就怕你束手无策。”

        柴蝶躬身行礼,开始解释道:“首先案件发生在午间,这和鬼物活动的规律不符,其次便是,牟龙的房间有镇邪和驱魔的符箓,鬼物即便能够进去,也不可能不惊动,一位筑基期的修士。”

        柴蝶一边回忆,一边讲述,不由的来回踱步。

        “我们宗派的弟子住宅,都有相应的法阵,没有主人允许,外人是无从进入的,因此弟子怀疑是熟人作案。”

        崔堂主放下手里的案宗,颇感意外地说道:“继续说,把你想到的统统说来。”

        柴蝶行了一礼后,继续说道,

        “死者死时身无片缕,说明死者要么熟睡不知情,要么和凶手极为熟悉。这样算来,我们的范围就少了许多。可以排除那些家奴,因为他们还做不到,杀死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柴蝶说道这里,抬头看了看崔堂主后,再次行礼说道:“请堂主大人责罚,弟子无能,也只能推断到此了。”

        崔堂主笑了,笑的很开心。

        “柴蝶你很不错,能做出这些判断,你已经难能可贵了。对一名新手而言,你的断案水准,实为老夫平生仅见。若不是在你之前,老夫见过一个奇才,你堪当我惩戒堂第一推官。”

        柴蝶听罢脸上一喜,却非常好奇,崔堂主所说的奇才是谁。

        崔堂主面带微笑地说道:“你的才能,非常适合做推师,你们的这一只小队,有你担当主事,老夫也可以放心了。”

        柴蝶听罢心中一喜,崔堂主的话,等于直接让她跃升了两级,成为了惩戒堂的一名小官吏。

        “臭小子,你还真能沉得住气啊,说说吧,这案子是谁做的?”崔堂主看着莫问没好气地说道。

        崔堂主的话,让柴蝶和旁边的无盐,都大为吃惊。

        二女不但惊讶崔堂主,和莫问的熟悉程度,更惊讶崔堂主,对莫问能力的肯定。

        莫问挠了挠头,也不跪地行礼,笑眯眯地看着崔堂主说道:“属下,属下确实有些猜想,还请堂主大人指正。”

        “死者牟龙,卯时初刻出门,午间十分奴仆发现他死于房间内,经过仵作勘验,他死于昨天中午左右,死者全身无伤痕,死后面带恐惧之色。从案发到我们去侦查案件,期间只有牟长老曾经亲自探察过,再无任何人进入房间。”

        听到莫问的叙述,众人纷纷点头,莫问所说的和案宗一无二致。

        “那我想请问,牟长老和奴仆的脚印,哪儿去了?这里还有一个细节,流花小队听说队友死亡,正常状态下,应该先去看死者,确定死者死亡之后,再去找牟长老汇报,这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

        莫问的话,让在场的三个人,不由猜想连篇,似乎抓住了案件的重点,又似乎毫无所得。

        莫问看众人沉思,便继续引导说道,

        “流花小队找牟长老汇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案发现场,所以我们的卷宗不全,至少在死者亲友闻讯方面,就缺失了许多,缺少关键证人流花小队,还有牟龙的父亲,牟长老的询问记录。”

        莫问的话,让在场的三个人一头雾水,三人脑中努力分析案宗,可依然不知道,为何牟长老和流花小队,是重要证人。

        崔长老想了片刻后,丝毫没有头绪,干脆冲着莫问一瞪眼道:“小子,别在藏着掖着了,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

        柴蝶和无盐一听,果断地离莫问远了两步,口中恭敬地对崔堂主说道:“堂主大人英明。”

        莫问看二女的动作,不禁一阵苦笑,心中暗道:“得,这下哥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搞不好自己在他们眼里,还真特么成变态了。”

        莫问冲着崔堂主行了一礼,“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我们看到的案发现场,是伪造的。”

        “什么?”三人大惊失色,齐齐震惊地看着莫问。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什么状态下,才是那种姿势睡觉,还有房间内死者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一个把自己脱光了睡觉的人,光屁股的人先叠好衣物,再光溜溜上床睡觉,还要一条腿放在床外。”

        柴蝶沉思片刻后说道:“莫问,你的意思是,牟长老到了现场之后,发现了某些东西,然后命人伪造了现场?可他为什么,不给牟龙穿上衣服那?”

        “哈哈,这个问题问的好。那么问题又出现了,在什么状况下?作为一个父亲,见到自己儿子死去,还要伪造现场那?”

        莫问看着柴蝶笑道。

        “还有我们走访的时候,遗漏了重大的线索,牟龙共有六名奴仆,四男二女。可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两男两女。”

        “我去过奴仆们居住的厢房,他们的生活用度,还有一些衣物等,可以证明这一点。奴仆们说两人回家了,我猜想不错的话,那两人已经死了。”

        无盐踏前一步,疑惑道:“莫问,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无盐执事,您可以看看牟龙的个人爱好,然后再想想他的奴仆,最后在联想一下,为何牟长老会伪造现场。这一切就都可以明白了。”

        崔长老目光连闪,盯着莫问问道:“莫问,你的意思是,牟长风勘探现场之后,心中已经有数,大概知道了凶手是何人。是这个意思不?”

        莫问苦笑一声说道:“恐怕就是这个意思,否则牟长老怎会伪造现场那?至于说他为何不给儿子穿衣服,那也只能去问牟长老了。”

        这时有人在门外禀告道:“禀告堂主大人,花语静流宗牟长老派人来,请求面见堂主大人。”

        崔长老眉头紧皱,轻声说道:“这个老东西够着急的,这么急就派人来催了?”

        莫问小声说道:“恐怕他是派人来撤案,顺便要回尸首。”

        崔长老怒视莫问一眼,朗声喝道:“让他进来。”

        来着是一名管事打扮的中年人,来人一见到崔堂主,便跪地说道,

        “花语静流宗花语阁,内堂管事花奴,拜见崔堂主。我家主人排我来告知贵堂,凶手依然伏法,我们正式撤销此案。另外我家主人,想要回小主的尸首。请堂主大人俯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