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噩梦惊袭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暴风雨奏鸣曲

第213章 暴风雨奏鸣曲

        “医生,你的意思是那个苏小小也是......”胖子立刻就想明白了江城的意思。

        江城还在张望着,随口回道:“别动不动就我的意思我的意思,这是尘然的意思,是他想用我们探路,苏小小只是备选,用来以防万一。”

        “这人真阴啊,”胖子低声骂道:“这不明摆着拿人不当人吗?要是有一天他落到我手里,我非得......”

        “把嘴闭上,”江城说,“别做梦了,首先,他不可能落在你手上,你这脑子在他面前还不如一碗豆腐脑。”

        “还有,他阴苏小小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喜欢她,还是馋她身子?”

        江城淡淡的瞥了胖子一眼,看得后者一激灵,“苏小小和他合作的目的是想活下去,然后捎带手把我们做了,懂吗?”

        胖子紧张的连连咽口水,“懂了,懂了医生。”

        被医生这么一顿数落,他脸上有些尴尬,一会后红着脸说:“我......我就是那么一说,医生你是知道我的。”

        江城理也不理他,继续观察着尘然与苏小小的一举一动。

        胖子讨了个没趣,当下也不敢再说话了,继续举着树杈伪装自己是一颗与世无争的小树。

        “好像......好像不大对,”已经距离石盘不足10米的苏小小皱着眉,回头看了尘然一眼,“这上面没有他们的尸体,而且......而且这上面的骸骨都是旧骨,已经泛黄了。”

        尘然望着圆盘,半晌后说:“走近点,我们再仔细看看。”

        “不行,”苏小小摇头,“之前我和弟弟就是靠的太近了,然后触发了这座石盘的某种机制,上面的骸骨都活了过来。”

        她挽起袖子,指着自己身上的擦伤,说:“我身上的伤,还有我弟弟身上的,都是那些复生的人和怪物留下的。”

        尘然眯起眼睛,笑着看向一脸严肃的苏小小,点头说:“这样啊......”

        苏小小盯着他,瞳孔不自觉的一缩,就像是猛地意识到了下面即将要发生的事。

        “苏小姐,”尘然歪着头,戏谑的看向她,忽然开口道:“恐怕要麻烦你给我演示一下了。”

        苏小小瞪大眼睛,好半晌后才大声问:“你是疯了吗?!”

        尘然摊开手,无奈的叹口气,“苏小姐,如果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的话......”嘴角忽然咧开的尘然抬头说:“那我看......我们的同伴还是不要做好了。”

        苏小小眼中寒芒闪过,接着立即出手,一柄始终藏在手腕下的木质匕首骤然刺出,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她十分清楚,尤其是......面对这样的对手。

        若是给他反应过来的机会,恐怕遭殃的就是自己。

        尘然有多棘手她心里尚不清楚,但她对自己的身手还是自信的,她专门找人训练过自己,不是培训机构,而是实打实的佣兵。

        她力量不足,所以侧重于技巧,尤其擅长匕首近距离突袭。

        她这一刀出其不意,而且选择的位置也不是较难命中的双目与咽喉,这一刀她选择的是腹部。

        只要重创他,那么是打是逃,就都容易许多。

        虽然噩梦中杀人后,会被被杀者变成的鬼东西缠上,可现在明显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尘然不死,死的就是她。

        与虎谋皮,真真是自寻死路。

        不过......

        胜负比她想的还要快。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一刺即将命中他的腹部,而且尘然明显没反应过来,在即将没入腹部的前一秒,还在盯着自己笑。

        可......她竟然刺空了。

        紧接着一阵剧痛从她的腹部蔓延开来,她被一股巨力打得腾空而起,尘然的一掌,轰在了她的小腹。

        随后仍在半空中的她又被甩飞,重重砸在地上。

        “噗——”

        落地的瞬间一口鲜血呕出。

        尘然居高临下盯着她,就像在看一条死狗。

        腹部传来的剧痛使她整个人缩成一团,毫无疑问,她的肋骨最少折了好几根,而且内折后的肋骨还很可能已经刺穿肺叶,每次呼吸,都有血沫喷出。

        尘然叹口气,十分无辜的耸耸肩说:“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他蹲下身,拍了拍被头发遮挡住的,那张原本素白,如今布满血污的脸,苏小小的身体不住颤抖着。

        尘然抓过她的手臂,伸手去拿苏小小手中的匕首,“嗯?”尘然顿了一下,他想抽出匕首,但居然没成功。

        “还真是顽强啊......”尘然站起身,随后狠狠一脚踩向苏小小握刀那只手的手腕。

        “咔!”

        清脆的声响令尘然陶醉,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多少次做这样的事情了,但每一次,都和第一次一样令人兴奋,血脉喷张。

        就像他痴迷于钢琴,但他不喜欢那些柔柔弱弱的曲目,他喜欢那种血脉喷张,喉管都要炸裂开的旋律。

        就像贝多芬的暴风雨奏鸣曲。

        整个世界都在自己耳边炸裂开,每每听到前奏,他都会感觉自己像是漫步在大雨滂沱的城市街头。

        街上空无一人,仰头看天,漫天的雨幕仿佛都要没入他的眼。

        但曲子后面的部分就乏味的令人恶心了,悲哀又令人唾弃的咏叹调,竟然一定要营造出半死不活的哀婉,真是......罪无可恕。

        就像面前这个蠢女人一样。

        他深深嗅了嗅面前弥漫着血腥味的空气,接着附身,准备拿走苏小小手中的匕首,她的手腕被踏碎,不规则的扭曲着。

        “嗯?”尘然微微皱起了眉。

        他又一次失败了,苏小小的两只手都紧紧攥在匕首上,虽然痛得浑身发抖,可依旧没有松开。

        还在坚持吗?

        尘然忽然对任务失去了兴趣,而对这个娇小女人的兴趣却大大提升,他好久没有遇到这样可爱的小家伙了。

        之前无论是壮的像是头牛的男人,还是见惯了市面的女人,落在他手中,都只有恐惧道到颤抖的份,话都说不利落。

        自尽......是一种奢望。

        他低下头,不,是跪在地上,将整个上半身都尽量贴在苏小小身上,他想听听这个顽强的女人最后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