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高冷的我也想当热血番男主啊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又要来经验了!

第125章 又要来经验了!

        一声琵琶响,下弦之陆·猿虎之鬼·釜鵺眼前一暗,等它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栋诡异的建筑之内。

        这里的楼台横梯互相连接,又似乎互不相通。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缕灯火。但这些灯火又跟楼宇不对称,似上非上。整个建筑及其庞大,却十分空旷。

        ‘这里...是什么地方?’釜鵺到处看了看,目光很快就被坐在中央房间手持琵琶的女子吸引了过去。因为它发现,这栋建筑似乎受那名女子的控制。

        随着鸣女拨动琵琶,建筑无声无息的转换变动。

        片刻后,釜鵺发现下弦之鬼除了累以外,都在这里了。

        ‘除了下弦之伍,其他鬼都来了。这还是第一次,发生什么事情了?’釜鵺看着其他鬼,正猜测着。

        谁知鸣女突然重重的拨了琵琶,直接将五鬼转移到一块了!

        釜鵺一脸惊恐,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黑色和服、瞪着血红双眸的美艳女子,正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它们。

        美艳女子目光冷漠的看着下方五鬼,无情的说道:“都给我跪下。”

        釜鵺一惊,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不许抬头。”鬼舞辻无惨微微皱眉,气势外放。吓得五鬼直接跪倒,一个个老老实实不敢抬头。

        “万、万分抱歉,无惨大人的容貌与气息与以前完全不同,属下...”下弦之叁·井之鬼·辘轳开口想要解释。

        “谁允许你说话了?不许你们把那无聊的想法说出来。”无惨冷酷的打断了辘轳,然后继续说道:“你们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多余的话不必说。”

        “累被杀了,它是下弦之伍,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下弦之鬼会弱成这样?成为十二鬼月并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需要吃更多的人,变得更强,是为我所用的起点。”

        “近百年来,十二鬼月中的上弦之鬼一直没有变化。直到七年前,上弦之伍·玉壶才被干掉。但下弦之鬼,从七年前到上周,只有辘轳和累还在。其他位置,已经换了两拨了。”

        无惨俯看着五鬼停顿了下来,突然开口道:“就算跟我们说这种事也...”无惨看着下方大汗淋漓的釜鵺,冷漠的说道:“怎么了?继续啊!”

        “什么糟糕了?说啊!”无惨抬手,一团血肉从它的袖子里钻了出来迅速涨大,将釜鵺抓了起来。

        “读心术?不!对、对不起,无惨大人!请原谅,饶命!请饶命!”釜鵺没想到,自己会想一块腐肉一般,被无惨轻而易举的抓起来,它只能不停的求饶。

        可在无惨心里,区区下弦,竟敢非议自己,简直不知死活!

        随着无惨发力,堂堂下弦之陆·猿虎之鬼的釜鵺直接被抓爆了。大量的血肉洒下,落在其他四鬼的身上,吓得它们颤抖不已。

        看着被吓破胆了的四鬼,无惨毫无感情的问道:“比起我,你们更害怕猎鬼者吗?”

        “没、没有,我愿意为无惨大人死战!”新任下弦之肆·杜鹃之鬼·鹃形扬起头,一脸乖巧笑容的解释道。

        “你是在质疑我的话吗?”无惨淡漠的反问道。

        “没...”鹃形还想解释,却被无惨伸出的血肉之臂覆盖,仿佛蟒蛇进食一般,将其吞噬。

        “十二鬼月只需要上弦就好,是时候解散下弦的鬼了。”无惨冷漠的看着剩下的三鬼问道:“你们有什么遗言吗?”

        新任下弦之贰·扶柳之鬼·风常赶紧开口说道:“我还有用,我重要的情报,请您听我说。”

        “那你说说。”无惨不急不缓的说道。

        “属下调查到,真正杀死累的是安博!”风常立刻说道:“就是那个失踪七年,突然归来的鸣柱!他现在正在寻找稻玉狯岳,为此已经杀了不少鬼。”

        “喔?安博还活着啊!”无惨眯了眯眼睛,这倒是个意外的消息。它只知道累被鬼杀队干掉了,具体谁杀了累它不清楚,也没兴趣知道。

        但听到安博这个名字,无惨不得不重视了。

        七年前,就是安博联合音柱和雨柱杀死了上弦之伍。这也是近百年来,上弦第一次出现折损。

        但真正让无惨留意安博的,就是在玉壶死后的两个月,他以一己之力抗住了上弦之贰·冰之鬼·童磨的追杀。甚至还将童磨击伤,让冰之鬼足足养了七年的伤,直到最近才完全恢复。

        “是的,”风常看到无惨对此感兴趣,继续说道:“属下已经查到,安博正在木曾山附近。”

        “那安博交给你了,能办到吗?”无惨看着风常,笑了笑问道。

        “属下全力以赴,却不会让无惨大人失望的!”风常也不管安博的光辉历史了,这时候不表决心,恐怕走不出这座城。

        “你们两个呢?”无惨看向魇梦和辘轳。

        “单凭风常绝对应付不了安博的,属下愿意倾尽所有配合风常,拿下安博!”辘轳低着头,大声的喊道。

        这是它唯一的希望了,不抓住这个机会就真的挂了。

        无惨笑了笑,用这两个废物去试试安博的深浅似乎也不错。

        于是,它伸出三个手指,平静的说道:“三天,我看不到安博的头颅,就取下你们的头颅。”

        “是!”辘轳和风常磕着头,大声喊道。仿佛声音越大,越能体现它们的决心一般。

        “只剩下你了。”无惨望着魇梦,有些期待这家伙又能找出什么理由活命了。

        “请容我想想,”下弦之壹·睡眠之鬼·魇梦双手合十,一脸病态却又十分诚恳的说道:“我简直像做梦一样,能被您亲手杀死,能听着其他鬼死前的呻吟,我很开心!”

        魇梦一脸潮红,神色幸福的说道:“我很喜欢看别人陷入不幸和痛苦,做梦都想着这种事。谢谢您能将我留到最后,我很幸福!”

        辘轳和风常惊恐的看着魇梦表演,什么叫疯魔?

        这就是疯魔了!

        居然觉得被无惨杀死是件开心的事情......

        两鬼心中一颤,同时想到死去的釜鵺。

        它们赶紧低下头,心里疯狂的念叨着:‘被无惨大人杀死是件开心的事、被无惨大人杀死是件开心的事、被无惨大人杀死是件开心的事...’

        无惨静静的看着魇梦,右臂粗壮的血肉凝聚成针,一下刺进了魇梦的脖子。

        随着右臂涨动一下,一份无惨的血被植入了魇梦体内。

        看着在地上痛苦打滚的魇梦,无惨有些开心的说道:“不错,多分你一些血吧!但你可能会因为无法承受这份血液的力量而死,不过你如果能适应我的血就会变得更加强大。然后为我所用,去杀死猎鬼者的柱。”

        无惨指了指耳朵,微笑着说道:“如果你能杀死带着花牌耳饰的猎鬼者,我就给你更多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