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挂了在线阅读 - 第91章 啊啊

第91章 啊啊

        “系统你前世应该是找错宿主了,因为按照你们主神的说法,你应该绑定一个精神力异能潜质是绝世天才的宿主才对。而我前世的精神力潜质不过是一星,修炼到天荒地老都到达不了十级的,前世我就没解开过你们主神设下的禁制。今世就算有点希望,但起码也要十几二十年才能修炼到十级吧。”文玉白根据系统给出有关主神的信息断定。

        “可是我被你绑定之后才开启的,那时候我才有意识,因此送我到你身边的人应该就是主神啊。而且如果我绑定错了人,主神不可能允许我消耗能量帮助你重生,只要衪不同意我动用不了那些能量的。”系统不赞成文玉白推测。

        系统这话说的没错,如果真的是绑定错了人,就算她活着的时候不能解除绑定,可是前世她已经死了。

        那时主神想要修正错误,完全可以让系统自己逆转时空去寻找另一个宿主,这样系统还不用花这么多能量带她重生。

        “你说这一世会不会还有另外一个你冒出来,你遇上另外一个你会怎么样呢?”文玉白继续散发思维。

        “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系统很肯定的说道。

        文玉白:“你怎么这么确定?”

        系统:“主神告诉我的。”

        看来系统自己也好奇这个问题,所以才会去问。

        “对了,我一直没有想起这件事,我重生是重生到末世十天前的自己身上,你会不会也是重生在你自己前世的系统里,所以主神才确定不会有第二个你。”文玉白继续散发思维。

        很明显文玉白这突发的奇想,让系统不知怎么回答是好,因此它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

        “系统,干嘛不说话?”文玉白真的很好奇。

        “主神让我别那么多好奇心,让宿主你努力专心修炼,只要你精神力达到了十级,什么你什么都明白了,没有能力知道太多只会乱了你的心,浪费时间而已。”系统有些闷闷的说道。

        主神都这样说了,文玉白只好闭嘴不再试探。

        不过表面上她是闭着眼睛装着睡觉,但实际在心中推敲刚才系统透露有关主神的信息,一边留意会不会有另外一个系统出现。

        结果等呀等呀等,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12点,跨入了末世第十六天后,奇迹没有像文玉白期待的那样发生,她没等到像前世那样突然出现的系统声音。

        文玉白有些失望的说道:“系统,今天真的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去了啊,我还指望有另外一个你冒出来绑定我呢,这样我就有两个系统了。”

        “你睡着了就能做梦梦到。”系统回答道。

        文玉白:……

        她就是说一说而已,这统子竟然会生气,说它不是某一种生命体,她都不信。

        不好再招惹系统了,又没有奇迹出现,文玉白还能怎么样,只能睡觉去了。

        早上才一起床,就听到有人敲门,在客厅中的文玉仙过去开门。

        正准备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文玉白听到文玉仙“啊”了一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忙走出去看她。

        结果看到站在房门口的文玉仙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对着门口外那个穿着军装的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是裴团长?”

        这问话好生奇怪,文玉仙怎么突然不认识裴团长了,还因为这个受到了惊吓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姐,怎么了?”文玉白一边问,一边朝门口走过去。

        “付队长他们今天会在小区的活动中心大厅特训,他让我通知你,想要训练的话你就过去。”裴团长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噢!我知道了,谢谢。”文玉仙的声音有些僵硬,就连她的背影也透出了僵硬。

        这时文玉白也走到了门边,文玉仙就侧了侧身,让她得以看到站在门口那个军人的脸。

        那是一个长相俊美,浑身上下透着军人特有英挺与硬朗的年轻军人。

        文玉白乍一看到那年轻军人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亮,前生与今世她都不知道123军中竟然有这么一个帅气军人呢。

        不过当她看第二眼的时候,开始觉得他脸很熟……

        然后那个帅气的年轻军人看向她开口说道:“小文,我舅舅的脚那里,有个小小的问题希望你过去处理一下。”

        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之后,文玉白眼睛猛地的圆睁,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裴团长?”

        房门口就站着这个年轻军人而已,所以他就是裴团长。这下文玉白可明白,自家堂姐刚才那奇怪的惊呼和奇怪的问话是怎么回事了。

        裴团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只是剃了胡子而已,差别那么大吗?”

        文玉白好悬没脱口而出,毛熊与人类帅哥的差距能不大吗。

        之前他那胡须都快将整张脸遮住了,谁知道那张毛脸下的五官有那么的正,真不知他之前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要剃掉。

        裴团长今天突然剃掉胡须.不会是因为文玉仙昨天的吐槽吧,文玉白心中暗暗猜测着。

        看裴团长不过是20多30岁而已,被文玉仙说成大叔也确实是太埋汰人了。

        不过裴团长长成这个模样,难怪她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觉得他看起来很面善,多看一眼就会发现他的相貌和符上校有三分相似度。

        原本文玉白当裴团长是一个比较随和的长辈,因此在他面前是很自在的。

        结果现在人变成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军人,跟他一起走下楼,她哪哪都觉得有些不自然。

        幸好只是上下楼的距离而已,很快就走到了符上校那里,文玉白还因此暗地里了松了口气。

        两人刚走到门口,里面就有人打开了,文玉白就见到符上校已经在那里练习走路了,正好走到门边就顺口开了门。

        可能因为从能够重新站立走路,今天的符上校的神情多了一种以前没有的神采。

        因为裴团长奉行女士优先的原则,让文玉白先走进门。所以她清楚的看到,当裴团长随后走进来时,符上校看向他的眼光中带上了戏谑,明显甥舅两人之间有她不知道的官司。

        文玉白当然是装作不知道,裴团长是长辈还好,人家不过是二十多三十出头的年轻男人,她自然要小心保持距离了。

        要知道裴团长看着还是一个大叔时都有人拿他和她之关系来说话,现在这样更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好吗。

        文玉白不想让人误会她和裴团长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生怕会招惹到莫名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