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末世重生后宿主又挂了在线阅读 - 第139章 痛哭

第139章 痛哭

        对于文玉白来说,不仅仅是是两年多没见过父亲了而已,中间还隔了生死一世。

        前世父亲带着已经半疯癫的继母去了四号基地后不久,四号基地就被丧尸潮给覆灭了,覆灭的时间比五号基地还早。

        前世系统虽然及时将这件事告诉了文玉白,可前世的她根本没有能力,独自一人去四号基地寻找父亲。

        然后很快5号基地也在丧尸潮中覆灭,她那时异能等级也有二级,可以对付二级丧尸,因此五号基地以姜天衍为首的异能者在逃亡时也捎带上了她。

        前世他们一路千幸万苦,死伤过半后才到过一号基地。

        可是前世直到文玉白死,她都没有在一号基地找到父亲,不过见着了文维哲。

        现在的父亲还是身材挺直,黑色的头发中只是夹杂着几根白丝而已,还是一个看着健朗的中年大叔。

        而不是她印象中那个失去儿子后,满头白发苍老憔悴的老人。

        文玉白以为她见到父亲时,会和以前那样亲热不足客气有余的跟他问好。

        可是她一语未发,因为喉咙已经哽住了。

        文劲松看到向来倔强的女儿看到他时竟然会眼红想哭,不知道其中各种缘由的他,只想到女儿在末世之初都不知道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这样,不由心中一痛,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不过文玉白没有哭,她身边却有人失声痛哭了。

        “二叔,我爸妈……呜呜……”文玉仙一言未尽就痛哭出声了。

        这下文玉白自己的伤感都跑了,忙回头扶住文玉仙:“姐,你怎么了?”

        哭得的不能自己文玉仙靠在她身上,站都站不住了。

        落后一步的文维哲忙上前扶住哭得全身都颤抖的姐姐,不过听那一半的话,再看姐姐哭成这样,他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睛也红了,紧紧看着文玉仙,张嘴想问什么却问不出话来。

        “玉白你扶你姐过来坐下。”文劲松叹息了一声说道。

        文玉白注意到文劲松神情虽然难过,可是他却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很显然他知道什么。

        “大姐,这是怎么回事?”文维哲终于问出口了。

        “付队长告诉我……他们派人去找我父母……他们……他们……”文玉仙没能说完整。

        她昨天知道这件事之后就一直憋在心中,刚才在大门口被弟弟一问,悲伤一下子涌了上来,却因为时间地点不对,她竭尽全力的压下去。

        现在看到和父亲有几分相似的二叔时,悲伤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下子渲泄了出来。

        虽然文玉仙没能完整将话说出来,可是看她的样子,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文维哲这下子终于绝望了,哭得比他姐还要厉害。

        刚成年的少年,父母依然是他的天地,一下子天崩地裂,他自然比已经大学毕业出来工作的姐姐很悲伤。

        除了还有点懵懂还不太明白生死离别的文蒋筑,其他人也都红了眼,陪着姐弟俩落泪。

        在末世之初,亲人初相见时都是这样的场境。

        可是能够活到现在的人,都已经见多了太多的生死,纵使是悲伤,也能够很快就压抑住了。

        文玉仙哭了十几分钟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她对于父母的事早就有了猜想,只是一直不肯正视而已。

        付队长又是昨天晚上就将军方的调查结果明明白白告诉了她,让她不得不面对这件事。

        如今哭过痛过之后,纵使悲伤依然还在,理智已经回笼,知道哭泣是没有用的,反过来劝慰文维哲。

        可是才刚成年的文维哲,在逃亡的路上虽然已经成长了很多,可他失去的是父母,这悲伤不是一时半会能停下来的。

        结果文玉仙劝着劝着,又和弟弟抱头痛哭起来。

        而文劲松虽然很高兴,女儿和侄女安全无恙的回来了,可是失去兄长和大嫂的悲痛也让他难过。

        在他们相聚的第一天晚上,大家就在这种气氛之下,草草吃了点东西,各自去睡了。

        文玉白虽然在这种气氛之下,也落了几滴绝对不是鳄鱼的眼泪,但悲伤之情也只是淡淡而已。反而因为这种情绪,晚上睡得特别沉。

        因此第二天天色才微微地亮起,文玉白就起来跑步了。

        现在她还没有修炼室,只有先跑跑步活动筋骨。

        她沿着小别墅的路才跑了一圈,就看到裴团长自己一个人从军营那个方向走了过来。

        文玉白估计他很可能是来找自己的,便朝他跑去,两个人正好在文玉白所住的别墅门口前碰了头。

        “今天难得悠闲,怎么不多睡一会。”裴团长微笑着说。

        “晚上睡得早,所以起得早,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要不,进去说。”文玉白建议道。

        她可不想站在路中央跟他说话,反正这房子是他们安排的,没什么好忌讳的。

        “好的。”裴团长欣然同意。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小别墅中,姜天衍打量了一下这里,这里面的家具都是原来房主所置办的,简约又舒适。

        “谢谢你和符上校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房子。”文玉白真心实意的说道。

        因为这个小县城经济不太发达,像这样的小别墅区仅此一处而已,周围住的都是一些比较有关系的或者身了居高位军官的军眷。

        符上校这个基地长可能因为家属不在这里,和裴团长一样都是住在军营中。

        “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你喜欢就好。”裴团长说了一句比较私人的话。

        “文小姐也住在这里吧,她还好吧?本来有关于文小姐父母的事,我打算等你们安置好了今天再告诉你们,谁知道老付那么不会挑时间。”裴团长说道。

        “昨天我们相聚之后,因为伯父伯母的事,大家伤心了一夜好不容易才睡了,现在还没起呢。不过我姐还好,堂弟就更伤心一些了,毕竟他年纪更小。”文玉白苦笑道。

        “都怪这该死的末世!”裴团长叹道,然后又说道:“我昨天见到你弟弟,跟你长得有点像,特别是那双眼睛。”

        文玉白还没说话,一楼一扇主卧的房门被打开了,文劲松从里面走出来,看他表情很明显是听到客厅中有人说话才出来的。

        裴团长立刻站了起来,朝着文父礼貌的说道:“伯父你好,我是裴世彬,一大早上门拜访,打搅你们了。”

        文父脸色不太好,眼光审视的看着裴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