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帝都!屠龙!

第三百二十二章 帝都!屠龙!

        卡塞尔学院,英灵殿会议厅,二楼阳台。

        “所罗门圣殿会对‘妻子’的培养并不只局限在内部,”瑟罗莉娅轻轻摇晃着高脚杯,金色酒液荡起圈圈涟漪,“我们工作的核心是为客人找到拥有最契合血统的女孩,至于对这些女孩的悉心培养,    只是一些额外的增值服务,并不是必须的。”

        “所以……诺诺是被你们找到,然后通过某些流程送到我身边的?”恺撒死死地盯着瑟罗莉娅,原本海一样湛蓝的眼瞳早已化作灼烫的黄金瞳,怒火流淌如同岩浆倾流。

        “是的,”瑟罗莉娅点点头,    “不过她父亲所在的混血种家族毕竟是东方那个古老国度的一支,虽然它并不在那个国家最强的六个家族之列,不值得所罗门圣殿会忌惮,    但依旧不容忽视,为了在保持友好关系的前提下让那個女孩的父亲同意我们提出的交易,所罗门圣殿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当然,最后这些代价都会由慷慨的加图索家所支付的报酬所填平。”瑟罗莉娅笑得很优雅。

        优雅到恺撒恨不得现在就掏出沙漠之鹰抵在她额头上扣动扳机。

        “看来您还不知道这件事啊,尊贵的顾客。”瑟罗莉娅有意无意地咬重了“顾客”两个字。

        恺撒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次睁眼时眸中金色已经褪去。

        “感谢告知。”

        恺撒生硬地扔下一句话,端着酒液撒了一半的杯子走下楼,杯中酒液已经不再晃动。

        ……

        英灵殿一楼,宴会尾声。

        “为了我们的合作。”昂热对着瑟罗莉亚举杯。

        “为了我们的合作,”瑟罗莉娅笑吟吟的举杯,眼中波光流转,    “但是昂热校长,也许我们还可以有一些更深入的‘合作’。”

        嗯?

        一旁正在和一只波士顿龙虾鏖战的路明非叼着虾钳抬起头。

        什么深入?不是,    什么合作?

        “我相信那一天不需要等太久。”昂热很自然地接过话。

        “当然不需要太久,    ”瑟罗莉娅目光灼灼地盯着昂热,    “昂热校长,我需要一个足够安全和隐秘地方,确保今天的每一句对话都不会泄露。”

        “卡塞尔学院既是学院,也是对抗龙类的要塞,诺玛保护着着学院,”昂热正色,“这所学院里的每一处空间都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路明非沉默了一下,很想告诉校长他正在面对一头龙说这句话。

        这就仿佛是对一只修炼成精化作人形的苍蝇说“这里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包括君主的消息?”瑟罗莉娅挑了下细长的眉毛。

        “明非,别吃了,我们去中央图书馆。”

        昂热放下酒杯,从椅子上起身。

        ……

        中央图书馆办公室内,昂热、施耐德和路明非对面坐着瑟罗莉娅和两个所罗门圣殿会的高层。

        涉及到君主的消息,昂热不得不慎重。执行部和装备部学院的两大支柱级部门,因此他也只留下了执行部的部长兼代表施耐德教授和装备部的代表路明非。

        “我们在中国帝都发现了龙类君主活动的痕迹,基本可以确定有君主隐藏在那里。”

        瑟罗莉娅单刀直入,面对这份干脆的气势,连昂热都愣了一下。

        甚至不只昂热,连路明非都愣了——帝都的君主,那不就是芬里厄和夏弥吗?!

        “所以我们想和卡塞尔学院合作,共同杀死那位君主。”瑟罗莉娅毫不掩饰地把自己的意图展现出来,甚至显得有几分……迫切。

        对,    就是迫切,虽然她依旧保持着贵妇人般的优雅和雍容,但昂热就是能从她的言行举动中察觉到一丝隐藏地极深的迫切。

        “为什么?”昂热不解,“虽然学院刚刚和诸位敲定了在许多领域上的合作事宜,但是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些不涉及到核心的互利合作,照理说这个时候我们双方应该还……”

        “应该还处在互相试探,互相尝试信任对方的阶段?然后伴随着信任和合作关系的加深,进行更多领域和项目上的合作,如果发展不顺利就到此止步,如果发展顺利就逐渐深化合作,最终成为战略级的合作伙伴?”

        瑟罗莉娅一口气吐出这些话,叹息道:“本来应该是这样的过程的——假如时间充裕的话。”

        “时间充裕?”

        “发现龙类君主痕迹的组织不止我们,”瑟罗莉娅道,“在我们调查龙类君主痕迹的过程中。我们察觉到了另一个,也许不止一个组织同样在调查祂,我们不确定他们进行到了哪一步,掌握的信息是比我们更多还是更少,是不是像我们察觉到他们一样察觉到了我们,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们迟早也会找到那位君主。”

        “所以你们迫切地想要找一个可靠的合作对象?”昂热了然,“我们当然可靠,但你们觉得我们可靠的理由是什么。”

        “不,昂热校长,我们并不觉得你们可靠,”瑟罗莉亚摇头,“你们现在是学院,但从几十年前一直向远古追溯,你们是秘党,是整个欧洲最强硬、最暴力、最残酷的混血种组织,伱们不遗余力地杀死龙类,也不遗余力地用残酷的手段维持着自己在欧洲混血种界的优势地位,你们既是无畏的屠龙勇者,也是凶暴的掠夺者,既是混血种和人类的守护者,也是混血种和人类的统治者——实际上可能现在也是。”

        “我们不是信任你们,我们只是别无选择,”瑟罗莉娅水晶般的眸子盯着昂热的眼睛,“只有我们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足以抗衡一位君主的,而整个欧洲唯一有过抗衡甚至杀死君主的战绩的组织只有你们,所以我们只能借助你们的力量。”

        “听着你们好像是弱势方,”昂热有些诧异,“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在合作谈判上第一时间服软承认弱势的合作伙伴。”

        “因为承认与否没有区别,”瑟罗莉娅道,“反正在秘党看来,欧洲所有的混血种组织在你们面前都是弱势者,你们就是这么傲慢,对吧?”

        “……”

        昂热沉默了一下,竟然有几分感慨:“也许我们该早一点合作,您对我们的了解真是全面而又深刻。”

        装都不装了吗?路明非在一旁暗自吐槽。

        不过照现在这个局势看,谁是弱势方可还不一定呢。

        这位瑟罗莉娅最少也是一位有爵位在身的次代种,如果她就是所罗门圣殿会里血统最高的龙倒还好说,可如果她的背后还隐藏着更高层次的龙类藏匿在暗处……

        “既然瑟罗莉娅女士你自己都承认了你们是弱势方,”昂热丝毫没有念及过往和这位美丽女士的浪漫邂逅,“那这场杀死君主的合作,是否该由我们来主导?”

        “我有拒绝的资格?”瑟罗莉娅反问。

        “您有同意的权力。”昂热回以一个绅士般的微笑,虽然这一刻他怎么看怎么向和老流氓。

        “那关于胜利后战利品的分配……”瑟罗莉娅问道。

        “在胜利之前就先讨论战利品的分配未免有点太早。”昂热道。

        “中国有句古话叫‘先君子,后小人’,据说卡塞尔学院近些年一直在推动校内中国文化的普及,您应该不会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瑟罗莉娅道,“而且您我心里都清楚,越是模糊不清的规则,就越是对强势者有利,您都说了我们是弱势者,那是否该体谅一下我们的苦衷?”

        “不管最后获得哪些东西,包括龙骨在内,按价值折算后,我们拿走总价值的百分之八十。”昂热道。

        “我们要百分之四十,这是底线,”瑟罗莉娅摇头,“我们确实不及秘党强大,但是既然我们能得到你们得不到的信息,您就该明白我们不是只能依附于秘党的乞食者。”

        “百分之四十?”昂热摇头,“我同意长老会也不会同意,如果你坚持这个底线,那我只能让诺玛联系长老会,叫他们来和你谈了。”

        “我是鸽派,他们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昂热微笑,“希望到时候您能分得的战利品不会是负数。”

        “在秘党长久以来的历史中,这样的例子早已屡见不鲜。”

        这是威胁吧?这一定是威胁吧?

        一旁的路明非扯了下嘴角。

        如果他猜得没错,这条龙找学院的目的肯定是借助秘党的力量杀死帝都的芬里厄和夏弥。

        虽然不知道这些龙是怎么发现芬里厄和夏弥就在帝都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必然垂涎着君主的力量——就算灭顶之灾当前,龙也很乐意先夺走同类的力量再去用这份力量面对灾难。

        不过不知道这条龙和她背后大概率存在的更高层级的龙类知不知道芬里厄被康斯坦丁和诺顿的锁链束缚了力量的事情。

        看她这个胜券在握的样子,大概率是知道的吧?

        那她肯定不知道芬里厄身上的枷锁已经被解开了吧?

        路明非捻着下巴上的胡子想道。

        昂热拍掉路明非捻他胡子的手。

        ps:作者今天过农历生日,更新晚了点,咕!

        pps:其实往年我都是过公历的生日,因为日期好记,但今年因为专接本一直在家里复习,所以干脆就按家里的习惯过农历生日了。

        所以好奇一下,你们一般是过农历生日还是公历生日?()